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近期关注

海南大学教授周伟民、唐玲玲新著《海南通史》出版发行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陈蔚林 谭勇 更新时间:2018/5/13 0:00:00 浏览:655 评论:0  [更多...]

30年磨一剑,海南大学教授周伟民、唐玲玲所著《海南通史》出版发行

带领读者重回海南历史现场



■ 本报记者 陈蔚林 通讯员 谭勇

 

57日到海南大学参加新书发布会的人们都说,这5本厚厚的《海南通史》捧在手里,沉甸甸的。

这套书之所以格外厚重,是因为它凝聚了海南大学教授周伟民、唐玲玲整整30年的心血,较为全面地书写了跨越古今的海南历史,及时填补了海南地方通史类著作的空白。

这套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全书共计约270万字,分“先秦至五代十国卷”“宋元卷”“明代卷”“清代卷”“民国卷”“当代卷”等6卷,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科教等各个方面,为读者生动展现了一个历史悠久、底蕴深厚的海南。目前,前5卷已出版,第6卷正在送审中,预计今年秋季可以出版。

 

“闯海伉俪”在半百之年决心“私家治通史”

 

周伟民介绍,该书的写作始于海南建省之初,是在时任省委书记许士杰倡议下动笔的。当时,梳理和研究海南历史的著作少之又少,部分学校甚至以日本人小叶田淳为侵略海南而写的《海南岛史》作为教材,种种现象都令刚刚随着“闯海潮”从广东来到海南的周伟民、唐玲玲感到痛心。

于是,两位已年过半百的教授决心“私家治通史”——

30年间,他们选取海南岛历史上存在过的问题进行研究,先后提炼出来的20多个专题有些作为论文已经发表或即将发表,有些作为专著公开出版或即将出版。这些专题研究不仅有其独立的学术价值,更纵深地贯穿整部《海南通史》,为建构《海南通史》这座大厦备齐了砖瓦和栋梁。

这期间,两位教授开展了大量的田野调查。他们认为,充分的田野调查能够将地方文献和正史的征引、解读与实地调查相结合,让文献与田野中的印象互动起来,通过学术上的想象与联想产生“临即感”,以此带领读者“回到历史现场”。

为此,他们走遍了海南的山山水水,有一次竟然徒步两天、涉水40多次,只为去往一个黎族村庄获取最真实、鲜活的史料。这一点,与两位教授一同开展过田野调查的香港中文大学教授科大卫印象深刻:“周老师健步如飞,唐老师毅力非凡,他们脚踏过海南每一个角落,熟悉海南每一处的风俗、每一块碑上刻的文字。”

 

海南“密码”被渐次破解又重新排序

 

其实,两位教授不仅在海南岛内寻找资料,还自掏腰包到省外乃至国外去找——为了研究海南南洋文化,他们跑遍了东南亚国家;为了研究宋子文,他们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待了一个多月,详细查阅了62箱资料……

《宋耀如年谱》《凡俗与神圣——海南黎峒习俗考略》《海南家谱研究和海外移民实录》《南海天书——海南渔民“更路簿”文化诠释》……一部部专著先后面世,一个个海南“密码”被渐次破解,又被重新排序——

史前黎族的文身、树皮布等文化,在此前的各种正史、别史和实录中完全缺记,而《海南通史》记录了作者通过调查获得的丰富资料;

唐代贬官说的“鬼门关”到底在海南岛上的什么地方,历史上一直众说纷纭,而《海南通史》记录了作者通过大量田野考察得来的结果;

海南渔民创造的“更路簿”能否证明中国拥有南海诸岛及其邻近海域的主权和海洋权益?《海南通史》列举了一系列自汉代到民国时期的史实,确证南海诸岛由中国人最早发现、最早命名、最早开发经营并长期有效管理,因此是中国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

 

弥补以往学术缺憾,奠定继续研究基础

 

以上种种,都证明了《海南通史》在保存人类文化遗存、真实还原海南历史文化方面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中山大学党委书记陈春声认为,这部著作既注重历史文献的研读分析,又大量地汲取了田野调查的成果,既关注思想建构和理论批判,又尽量理解当事人和普通人的情感和立场,努力引导读者回到历史现场。这种建立在对学术史和学术前沿有深刻理解基础之上,将历史感与现场感有机结合的表述风格,呈现了两位教授深厚的学术积累。

“皇皇6卷系统而翔实的《海南通史》,弥补了以往的学术缺憾,也为后起的研究者奠定了继续深入研究的基础。”他深受触动:两位教授已年届耄耋,但《海南通史》所展现出来的,对新的学术进展的敏感和对多学科综合研究的重视,仍让人深深体验到学术青春永驻的真谛。

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吴斌认为,《海南通史》的出版具有4个重要意义:一是填补了海南长期以来没有地方通史类著作的空白;二是既展示了海南历史发展的真实面貌,又充分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地位;三是有力推动了海南历史学科的建设;四是促进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

“两位教授不仅学术造诣很高,也是教书育人楷模和思想道德模范。”海南大学校长李建保告诉记者,今年,周伟民已是85岁高龄,唐玲玲也已经83岁,但他们仍然坚持不懈地开展学术研究。每天,周伟民都用电动三轮车载着唐玲玲去工作室工作,这构成了海南大学校园里数十年不变的独特风景。

对此,周伟民与唐玲玲乐在其中:“记忆中的这30年,就这样孤寂地走过来了。除了收集史料和田野调查,我们顶多走到书斋东面阳台,看看东坡湖外的绿树红花和两个孤岛上的白鹭贴近湖面飞翔。不过,在当今十分热闹的社会中,难得留出这点儿清静的空间给自己。”

这天也是,高高垒起的书堆,仿佛隔开了发布会后的人声嘈杂。他们专注地在《海南通史》的扉页签下名字,又一遍复一遍地在签名下留字提醒:“注:‘当代卷’,中央出版部门在审稿中。”

时间从笔尖悄悄流过,染白了双鬓、佝偻了身躯。“岁月自有不动声色的力量。”他们把写在《海南通史》自序开头的句子,写进了数十年以身修史的时光里。

《海南通史》签售现场。 陈蔚林 摄

周伟民(左)和唐玲玲从家属区 走 向 图 书 馆 (2016 年 9 月 29 日 摄)。 新华社记者 郭程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