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父亲的小农场

来源:湛江晚报 作者:胡天曙 更新时间:2018/5/7 0:00:00 浏览:797 评论:0  [更多...]

父亲的小农场,在绿树环抱的小山岭中,其为一片风光秀丽之地,是一处小型的农家乐园。

小农场,春回,林木葱茏,泉清云香,山鸟竞歌;冬至,绿林依旧,野鼠出没,原鸡寻食。

那时,父亲用一个月时间,搭起一间茅草屋。草屋中间两隔,北侧为卧室,屋间搭有两架木床,床铺皆为母亲编织的蒲叶草席;南侧为厨房,三石灶,一口大水缸,一挂黑铁锅等,为厨房炊饮之器皿。草屋外墙,挂有几个鸡竹篮,竹篮呈半圆形,篮中铺有干稻草,为母鸡生蛋和孵蛋之用。夏日,寂静的午间,有时,会听到鸡篮里“咯咯”的欢叫声。哦,母鸡正在下蛋啦。不多时,一只母鸡黑眼尖喙,脸颊泛红,拍拍翅膀,从草窝里跳下,咯咯地跑到胶林里寻虫啄食去了。数日后,可听到鸡窝里,“叽叽”的声音。一群小鸡啄破蛋壳出生。上来小农场寻猪菜的母亲,把小鸡从鸡窝里拿下来,放在大竹篮里,以碎米粒和水喂养。几个月后,小鸡在叽叽中逐渐长大,丰羽半身,跟着母鸡,到野草丰茂的树林里,寻食嬉戏。

南边,父亲利用农闲之日,拿着砍刀,到山林砍回木料,建起一架羊栏,饲养几十只小黑山羊。父亲还弄好一个大猪圈,猪圈用山木头架好,漂亮整齐,可闻到生木头的香味,甚是好看的。在村里干完农活的母亲,腰系小竹篓,手提小镰刀,上来喂养家禽家畜。午后,母亲肩挑番薯藤,以及山野菜,回到村中,料理家中事务。

茅屋的北侧, 是一片大橡胶园林。胶林一山连着一山,满目葱茏,是一处绿海世界。春日,胶林嫩叶满枝,在春风中,摇曵生香。晨雾迷蒙,朝阳红染,胶林中割胶者已歇工,胶树上的胶汁涓涓细流,嘀嗒如歌,胶杯盈盈。胶林中,父亲养的几头水牛,眨着黑色的大眼睛,嘴里咀嚼着嫩嫩的青草,悠然得乐。一年,弟弟考上学校,父亲含着眼泪,低价卖掉一头黑牛,以充入学学费。

茅屋的西面,是父亲带领一家人,用几天时间挖出的两亩左右见方的鱼塘。夏雨数日,鱼塘水满,草丰鱼肥。鱼塘里,养有越南鱼、罗非鱼等水族。闲暇之日,我上来小农场走走,看看山林风光,吟诗作赋。秀景留连舒倦眼,而后,提起一把锄头,到胶林有肥土之处,挖蚯蚓,做钓鱼鱼饵。搬来小木凳,在小坝头坐下,串上鱼饵,甩开银线。风轻轻,红日西斜,微浊的水面上,浮子在静静地漂动着。突然,浮子晃动一下,接着猛地沉入水面。我用力一拽鱼杆,一条肥大的越南鱼被甩到水岸上。几个小时后,鱼篓里,有越南鱼、鲫鱼、乌鱼、小虾等,有几斤,足够一家人晚餐之菜肴。每年春节前,因冬季,鱼塘水少,父亲把鱼塘水放干,叫家人上来把鱼捉完,然后,清干鱼塘,明年雨季蓄水,再养鱼儿。捉回的水塘鱼,一些送给邻居及亲戚,剩下的,当做年菜。

一年雨季,我和弟弟在小农场的南坡,挖橡胶坑,种植橡胶苗。几年后,小橡胶园枝叶浓绿,株棵行行,可以开割了。开割后,父亲把橡胶水,挑到橡胶站去卖。橡胶水价高,是一笔不菲的经济收入,解决家庭柴米油盐的开支,父亲功不可没!

父亲待人热情,亲如一家。有时,村人在胶林砍柴火或挖山药材的,见到,父亲乐呵呵的,邀至茅屋,起火煮饭,捉鱼杀鸡,共饮自酿米酒。在醉意蒙胧,论谈农桑,情谊欢洽。父亲把家狗杀好,一半干煸,另一半则以木瓜炖煮。狗肉一大锅的,肉嫩瓜熟,香气四溢。一家人,举箸饮酒,吃肉喝汤,大快朵颐,如同过节日一般。此时,父亲静静地坐着,快乐地看着,大家吃着喝着,笑着学古(讲故事)。小农场,父亲引以为豪之地,给家人带来丰厚的经济收入,给家人带来极大的快乐!

数年后,父亲年老了,无力侍弄小农场的家禽家畜。后来父亲把牛卖掉,家猪则拉回家里饲养。小农场,因无人居住,鱼塘枯竭,茅屋倒塌,鼠窜蛇行,一切都变得荒芜。回村里生活的父母,年老体弱,相濡以沫。他们留恋山林中小农场快乐的日子。几年后,父母相继离世。

岁月远逝,快乐热情的父亲,勤劳善良的母亲,那清凌凌的鱼塘,那肥壮的猪牛羊,以及那自家种植的,郁郁葱葱的小胶园林,留在遥远的记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