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颜小烟:声音里的流年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颜小烟 更新时间:2018/3/20 0:00:00 浏览:1185 评论:0  [更多...]

那天,无意间在朋友圈打开了一个叫“留住乡音”的公众号,随手点开一听,却被谢忠先生的乡音一下子怔得掉下泪来。

仿佛跨越了千山万水的时间,记忆里的时光呼啸而来,我不禁想起了小时候守在收音机旁听“故事会”的情景:端着饭碗的孩童,刚打渔归来的老翁,赤着胳膊打水的父亲,坐在躺椅上摇着蒲扇的老奶奶……只要中午1130一到,村庄里的人们就会聚拢在一起,静静地聆听谢忠给我们讲“故事会”。

父亲每天都会在中午十一点准时打开收音机,如若遇到什么事情回家晚点,父亲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收音机打开,把台调好。因着父亲的关系,我们姐弟仨的“故事会”几乎一场都没有落下。每当“海南人民广播电台,现在播送‘故事会’,主讲:谢忠……”这样的声音响起,我们几个小伙伴就会围坐在收音机旁,正襟危坐,生怕听漏了一个字,或是错过了某一个至关重要的小细节。

当然也有时运不济的时候,就是正当我们听得酣畅淋漓之时,突然就停电了。当父亲手忙脚乱把电池装好后,却发现有一两节电池已经没电了。于是,我们只得赶紧往最邻近的伙伴家跑,好像只要跑慢了一秒,故事就会变得支离破碎了一般。若是谁因故漏听了一个章回,定是问遍全村,也要把漏掉的细枝末节悉数拣回。

那时的时间慢得仿佛能够滴出水来,海风把树影凌乱地投放在院子里的矮墙上,邻居家的猫总爱趴在墙头上晒太阳,我们的时光就那样慢慢地消融在谢忠先生的声音中……

那段不长不短的岁月里,在谢忠先生惟妙惟肖的演绎下,我们追随着父亲细细聆听了《薛刚反唐》《杨家将》《岳飞传》《神偷赵华阳》《赵匡胤演义》《穆桂英挂帅》《七侠五义》等等,那刀光剑影的江湖,那“精忠报国”的赤胆忠心,那巾帼不让须眉的气魄在我们小小的心里生了根,发了芽。

宛若是岁月里泡开了的花,浸润在“故事会”里的孩童时光,让我情不自禁地爱上了与声音的那一场场奇妙的邂逅。

后来离家上学,没有了“故事会”的陪伴,心里竟渐渐填满了大把大把的荒芜。夜里睡不着觉的时候,我就会打开父亲买的那个小小的收音机,听《海的女儿》,听长篇小说联播,用一个又一个故事填补心里的空缺以及那份小小的孤单与寂寞。偶尔也会在夜深的时候听一档叫“今夜无眠”的节目,听着那么多的人在深夜里哭诉,无处安放灵魂,我才惊觉自己的人生竟是那样的妥贴、安稳。

同寝室的女孩也容易失眠,爱在深夜听“今夜无眠”,她的眉眼清澈,满脸都是璀璨的星光。她有时会给我讲她的故事,她的声音仿佛能穿透人的灵魂。我喜欢她的声音,也喜欢那些节目主播的声音,它们就像一服服温暖的药剂,能熨帖人的心灵。

当时最喜欢的一档节目名字叫做《似水年华》,因为是周末档,为了听它,我几乎每个周末都蜷在寝室里不愿出门。主播的声音特别好听,就像糯米糕一般,播放的文章和音乐又恰如其分。偶尔,我会给栏目投稿,每当听着自己的文章从那充满磁性的声音中流出,心中就会充盈着满满的幸福感。那时候刚开始读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和紫式部的《源式物语》,读到累的时候,我就会打开收音机,在主播温润而美好的嗓音中寂寂沉沦。

我是多么喜欢那样一种缓慢的时光啊,可以静静地读一本好书,听一段音乐,通过广播与很多看不见的人分享自己的心声。很多年之后,每当夜不能寐的时候,我总会想起那段有收音机相伴的日子,它似一股清澈的溪流夜夜流经我的心田,在那里开垦出了一亩亩摇曳生姿的桔梗花,在秋风中齐刷刷地唱着动听的歌谣。

而所有这些美好的感觉,它都源自于父亲为我打开的那扇门,以及那个叫做谢忠的人,他用他极富感染力的声音为我们点燃了一个叫做“故事会”的广播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