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孙鸿斐:灯管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孙鸿斐 更新时间:2018/1/7 0:00:00 浏览:199 评论:0  [更多...]


读中学时,第一次见到教室里安装八根灯管,照得晚上如同白昼一样,我们在灯下看书作业打闹发呆,快乐的心情自在地飞。

可是,初二时发生了一件事,使我几乎崩溃。那天中午,舍友们都准备午休,我想制造一点恶作剧,便从墙上取下半截带泥土的砖,随手扔到教室里边(当时教室和宿舍隔半墙),只听见“砰”的一声,把宿舍里的人都惊动起来了,大家纷纷起床,跑到教室那边看个究竟。只见地上一滩碎片,一根灯管已是粉身碎骨,电线头和灯头在风中摇摆。舍友们大眼瞪小眼,叽叽喳喳地议论:谁打破的?旁边宿舍的同学也起来了,潮水般涌向教室。班主任刘思萍老师闻讯后赶来,她观察了一阵,眼睛盯着那半截砖头,眼睛眨巴了几下,挨个问:是你打破的吗?温柔中蕴藏着几分严厉。其他七个舍友回答都很干脆:“不是!”轮到我时,我心里怦怦直跳,怀里像有许多兔子在乱窜,但还是故作镇定地回答:“没有。”声音好像从冷藏库里出来,有点颤抖。刘老师叫我们排好队,伸出双手,手心向上。她察看一遍后,嘴角微微上扬,说,谁打破了灯管,希望七天内能主动承认,做一个诚实的学生。接着叫人把地板打扫干净,遣散我们回宿舍休息。

返回宿舍后,舍友们都睡不着,议论纷纷。有的说,这根灯管很贵,起码有几十元钱(当时我们的伙食费一周大概一元钱);有的说,打破灯管会被学校开除的;有的说,可能是别人从窗外扔石头打破吧……我一声都不敢吭,暗想,要是刘老师不追究,认定是外面的人所为,那该多好呀!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经常胡思乱想。劳动课上,同学们只是扫扫地,刘老师却叫我去拔草;语文课上,刘老师只抽查同学们背诵古诗,却抽查我背最难的古文……我想,这些肯定与打破灯管有关,感觉这日子无法过下去。我不敢与同学们玩耍,怕被他们识破;不敢与刘老师的眼睛对视,怕她洞察我的五脏六腑。晚上恶梦连连,不是梦到被学校开除,就是梦到要交“巨额”赔款……语文测验那天,我考得一塌糊涂。放学时,刘老师叫我去办公室,我的心又一次提到了嗓子眼,心想:完了,一切都完了,这肯定与灯管有关……我一边走,一边思索着应对的话语,希望能蒙混过关。但我错了,刘老师只提语文测验的事,指出我做错的地方,耐心地与我一一纠正,和蔼地对我说,这只是一个阶段的检测,考得好坏都要做好总结,准备迎接期末大考。我庆幸刘老师不提灯管的事,甚至希望她把这事给忘了。周末,我像一只失群的孤雁,无精打采地回家,路边的小花,不肯吐出半点清香。

晚上,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只听到妈妈说,他爸,咱儿子这个礼拜回来跟以前不一样,人瘦了黑了,眼睛也凹了,问他话他支支吾吾,是不是中邪了?爸说,是吗,那我明天去问问。

我听到父母的这些对话,几天来侥幸构筑的心理防线一下子全部坍塌,泪水像决堤的洪水,夺眶而出。我一骨碌翻身下床,跑到爸妈跟前,抱着他们说,爸,妈,我不是中邪,而是我心里有鬼。然后一五一十地道出实情。爸爸抚摸着我的头,哽咽地对我说:“孩子,别怕,明天,你赶紧向老师认错,打破的灯管爸帮你赔……”爸爸越是怜爱地安慰,我越觉得委屈,哭泣不已,感觉像一只疲惫的船终于靠着了岸。

第二天,我怀揣着带有爸爸体温的二十元钱,敲开刘老师办公室的门。刘老师还是那样温和。她说:“我预料你今天会来,灯管已经装好了,不用你赔。你今天来,是敢于对自己行为负责的表现,你真棒!”又说:“人不可能一辈子不犯错,关键的是犯了错后要勇于承担,阳光坦荡地生活!”我点点头,低声地问:“刘老师,你早就知道是我打破灯管的吗?”“当然知道,一是你睡在上铺;二是你声音颤抖,眼神游离不定;三是你手上还有黄泥巴的痕迹……”“那你为何没有当场戳穿呢?”“因为你的尊严比那根灯管值钱。另外,我觉得,生活中,战胜别人容易,战胜自己很难,我给你一个挑战自己的机会,结果,你赢了!”我喏喏连声,感觉眼睛里有液体渗出。

多年来,每当读到老子的:“自胜者强”时,我就想起刘老师的话,想起她的教育理念和人格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