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黎飞飞:一个母亲的自白

来源:海南文化周刊 作者:黎飞飞 更新时间:2017/12/10 0:00:00 浏览:1981 评论:0  [更多...]


窗外,风还在刮,雨还在下,屋里的电视机还在播放着连续剧,也不知道剧情又发生什么变化了。我裹着毯子躺在沙发上,尽管睡意袭来,还是无法入眠。儿子今天上午离家回学校了,对他的依依不舍让我此刻不能自拔。

我们五姐妹,大姐和二姐上山下乡去了远方,二姐所在的地方更加遥远。只有春节期间回家探亲,我们一家人才能团圆。那些年,每次过完春节,二姐准备回单位,我总是哭着抱住二姐的腿,不让她离去。这时候,母亲就会过来拉起我,说:“别这样,二姐会伤心的。”她说完话,就转身忙别的去了。长大后,妹妹告诉我,其实每次二姐走后,母亲总是独自在山坡上哭泣。如今,我也在体会母子分离的心情,无法隐藏离别之苦。

今天,我早早地起了床,冒着风雨到菜市场买菜,备料,为儿子准备早餐。我为他做了他最爱吃的炒面,他说我的炒面比店里的还要好吃。可是,他还没吃上两口就被同学叫走了。屋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为他收拾行李,用吹风筒吹他那双没晒干的鞋子。我担心他在路上饿着,便往他的旅行箱里塞了一些巧克力,还把他没吃完的炒面打了包。过了一阵子,儿子回来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妈,你越来越像奶奶了。”我沉默无言。是呀,每次回家,婆婆不管我们喜不喜欢,总是塞给我们一些好吃的东西。

受天气影响,儿子搭乘的船次改了又改,真希望雨一直下个不停,那样我就可以与儿子多呆一会,看看电视,谈论一些话题,享受天伦之福。尽管老公会批评我,怎么会有这么自私的想法,拖儿子的后腿,还不如婆婆坚强。我沉默不语,与婆婆相比,我知道我有点自私,也没有婆婆那样坚强。

每次回家,婆婆都很高兴,担心天黑,路上不好开车,总是催着我们快点回去。临行前,她总是坚持送我们,待到车缓缓开走,婆婆还站在原地不愿离开,我从倒车镜里望着婆婆,看着瘦小孤独的身影渐渐在视线中消逝,我的心酸了。婆婆已经八十三,一个人住在乡下。我们多次让她来和我们一起生活,她总是说,等到她不能自理时再说。我也知道她很想与儿子儿孙们一起生活,但为了不给我们增加负担,宁愿一个人住在乡下。

风好像小了一点,雨好像停了,可此刻我对儿子的想念却在不断地疯长。

今天儿子自己坐公车去港口,原本想开车送他,可他一句,“妈,我都这么大了,你别送了,同学看见会笑话的”,把我给搪塞了。我争执不过他,看着他逐渐成熟的脸庞,我一下意识到,他真的长大了,我必须要学会放手了。看着儿子背起背包,消失在风雨里,我始终没有勇气和他告别,望着他消失的背影,不争气的泪水刷地流出。

十多年来,对儿子的惦念与牵挂从未减少。记得他一周岁零几个月的时候,我第一次到北京出差。那天到北京已经很晚,也很累。可我想儿子,想得心乱心酸,蒙着被子哭泣。同事使劲在安慰我,可我难于控制对儿子的思念之情,那刻,我只想听见儿子的声音,不管同事反对,一个人出门找邮局。那时还没有手机,北京的秋雨飘飘,真的好冷。我在街道上走着,遇见行人就问邮电局在哪里,最后一位行人告诉我:你要快点赶过去,不然十一点钟要关门了。我急着跑过去,跑了几公里。邮电局大厅里排着好长的队,我在队伍的后面。轮到我时已十二点,儿子已睡,我嚷着要老公让儿子接电话。当电话那头儿子幼稚的声音不停地喊着“妈妈”时,我泪流满面。

已经过了几个小时了,儿子是否已经安全到校,路上饿了是否会填饱自己的肚子?自从他上大学以后,每一次的离别,都刺痛着我的心。特别是经历了我和母亲的生死别离,我已无法承受分离,不管是死别或是生别,同样带给我肝肠寸断的痛。我承认我很脆弱,我一度鄙视我的脆弱,但我又不知如何面对。

整个下午,我坐立不安。晚上七点半,儿子打来电话,说他顺利到校了,正和同学吃火锅。我仿佛看见儿子吃得很香很香的样子,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