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徐明冬:乡村琴师

来源:海南文化周刊 作者:徐明冬 更新时间:2017/11/26 0:00:00 浏览:364 评论:0  [更多...]


夜幕降临,燥热的空气让人有些烦躁,其时,蝉儿们在树上鸣叫正欢,乡村人家的灯光也依次亮起。饭后,漫无目的地走在村外的小路上,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悠扬的弦乐声。

循着乐声走去,哦,是村里的刘大爷家,没有急着进门,只是站在墙外那棵高大的榕树下,聆听着舒缓的二胡曲,心绪顿觉平静了许多。

乐曲停止的间隙,我推门进去,刘大爷坐在院里的小圆桌前,桌上摆着两个小菜,旁边点着蚊香,厨房里,刘阿婆还在忙活。刘大爷端起一杯茶,慢慢饮了一口,招呼我坐下:“回老家过星期天的吧?菜马上就好,来,陪大爷喝两盅。”我点头答应:“被您老的乐声吸引来了,大爷,我吃过了。”“吃过了也喝点,陪刘大爷聊聊天。”

刘大爷今年82岁了,年轻时当过兵,因为在一次训练中受伤提前退伍,被安排到镇中学食堂,工作之余,他便对音乐老师的那些乐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或许天生就和这些乐器有缘,没多久,音乐老师屋里的二胡、京胡、笛子、箫等乐器就被他玩的有模有样,这让音乐老师都啧啧称奇,要知道,当时,刘大爷对简谱什么的可是一窍不通。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刘大爷爱上了乐器,后来,因为刘大爷高超的烹调技术,被县里的汽车修理厂要去负责全厂一百多人的伙食,这一干就是几十年,直到二十多年前退休。

退休后,闲暇时间多了,刘大爷也慢慢把重心转移到了制作和修理乐器上来。在乡下,胡琴一类的乐器普及性比较高,几乎每家都有二胡笛子一类的民间乐器,村民们知道刘大爷对乐器比较熟悉,所以,家里的乐器坏了,都会拿到刘大爷家来修理,刘大爷也把在修理厂学到的木工、车工、钳工、油漆技术用到了乐器的修理和制作上。在刘大爷的制作间里,有木工刨锯机,小型车床等好多工具。自然,各式木料、竹筒是必不可少的了。令人称奇的是刘大爷前些年特意从南方选购的蟒皮,长约3米,宽20多公分,刘大爷抚摸着蟒皮感慨地说:“这样的好蟒皮,现在几乎难以见到了。”

说起胡琴的制作,刘大爷更是如数家珍:“制作胡琴,要先将各部件做出,然后装配而成。二胡,我们乡下叫胡琴,主要部件有琴杆和琴头,琴筒、蟒皮、弦轴、音窗、琴弓、琴马。其中,难度最大的是蟒皮的制作,蟒皮的蒙制是完全依靠听觉和手感,每一张皮和每一个筒子接触后都会产生不同的声音,是对二胡音色和演奏手感以及将来皮质音色变化的一种感觉,所以说,制作一把好二胡,制作人也必须是一个好的演奏者,这样才能听出音色的变化和微小的差异。”

墙里开花墙外香,刘大爷修理乐器的名声在外,很多邻近市县的胡琴爱好者都慕名而来,或修理乐器,或交流制作演奏技术,把刘大爷忙得厉害。这些年来,刘大爷修琴,制琴无数,估计不下2000余件。让刘大爷骄傲的是曾经修好过一把日本昭和六年的古琴,这把琴是北京一位收藏家挚爱的珍宝,蟒皮坏了以后,遍寻国内名家,都说无法修复,后来,收藏家托人把琴送到刘大爷这里,这把琴的奇妙之处是,琴筒的四面都有蟒皮,修复难度极大,刘大爷用了有一个月的时间,反复琢磨研究,终于修好了,为此,北京的那位收藏家驱车近几千公里,特意上门来感谢刘大爷。

酒足饭饱,微醺的刘大爷洗完手,演奏了一曲《梅花三弄》,刘大爷演奏过程中,微闭上眼睛,陶醉在琴曲形成的氛围里,我悄悄起身,没敢打扰刘大爷,出了门,随着乐曲,慢慢融入了夜色。

夜幕降临,燥热的空气让人有些烦躁,其时,蝉儿们在树上鸣叫正欢,乡村人家的灯光也依次亮起。饭后,漫无目的地走在村外的小路上,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悠扬的弦乐声。

循着乐声走去,哦,是村里的刘大爷家,没有急着进门,只是站在墙外那棵高大的榕树下,聆听着舒缓的二胡曲,心绪顿觉平静了许多。

乐曲停止的间隙,我推门进去,刘大爷坐在院里的小圆桌前,桌上摆着两个小菜,旁边点着蚊香,厨房里,刘阿婆还在忙活。刘大爷端起一杯茶,慢慢饮了一口,招呼我坐下:“回老家过星期天的吧?菜马上就好,来,陪大爷喝两盅。”我点头答应:“被您老的乐声吸引来了,大爷,我吃过了。”“吃过了也喝点,陪刘大爷聊聊天。”

刘大爷今年82岁了,年轻时当过兵,因为在一次训练中受伤提前退伍,被安排到镇中学食堂,工作之余,他便对音乐老师的那些乐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或许天生就和这些乐器有缘,没多久,音乐老师屋里的二胡、京胡、笛子、箫等乐器就被他玩的有模有样,这让音乐老师都啧啧称奇,要知道,当时,刘大爷对简谱什么的可是一窍不通。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刘大爷爱上了乐器,后来,因为刘大爷高超的烹调技术,被县里的汽车修理厂要去负责全厂一百多人的伙食,这一干就是几十年,直到二十多年前退休。

退休后,闲暇时间多了,刘大爷也慢慢把重心转移到了制作和修理乐器上来。在乡下,胡琴一类的乐器普及性比较高,几乎每家都有二胡笛子一类的民间乐器,村民们知道刘大爷对乐器比较熟悉,所以,家里的乐器坏了,都会拿到刘大爷家来修理,刘大爷也把在修理厂学到的木工、车工、钳工、油漆技术用到了乐器的修理和制作上。在刘大爷的制作间里,有木工刨锯机,小型车床等好多工具。自然,各式木料、竹筒是必不可少的了。令人称奇的是刘大爷前些年特意从南方选购的蟒皮,长约3米,宽20多公分,刘大爷抚摸着蟒皮感慨地说:“这样的好蟒皮,现在几乎难以见到了。”

说起胡琴的制作,刘大爷更是如数家珍:“制作胡琴,要先将各部件做出,然后装配而成。二胡,我们乡下叫胡琴,主要部件有琴杆和琴头,琴筒、蟒皮、弦轴、音窗、琴弓、琴马。其中,难度最大的是蟒皮的制作,蟒皮的蒙制是完全依靠听觉和手感,每一张皮和每一个筒子接触后都会产生不同的声音,是对二胡音色和演奏手感以及将来皮质音色变化的一种感觉,所以说,制作一把好二胡,制作人也必须是一个好的演奏者,这样才能听出音色的变化和微小的差异。”

墙里开花墙外香,刘大爷修理乐器的名声在外,很多邻近市县的胡琴爱好者都慕名而来,或修理乐器,或交流制作演奏技术,把刘大爷忙得厉害。这些年来,刘大爷修琴,制琴无数,估计不下2000余件。让刘大爷骄傲的是曾经修好过一把日本昭和六年的古琴,这把琴是北京一位收藏家挚爱的珍宝,蟒皮坏了以后,遍寻国内名家,都说无法修复,后来,收藏家托人把琴送到刘大爷这里,这把琴的奇妙之处是,琴筒的四面都有蟒皮,修复难度极大,刘大爷用了有一个月的时间,反复琢磨研究,终于修好了,为此,北京的那位收藏家驱车近几千公里,特意上门来感谢刘大爷。

酒足饭饱,微醺的刘大爷洗完手,演奏了一曲《梅花三弄》,刘大爷演奏过程中,微闭上眼睛,陶醉在琴曲形成的氛围里,我悄悄起身,没敢打扰刘大爷,出了门,随着乐曲,慢慢融入了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