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阅读分享

桑加米特拉·博斯:女士手包

来源: 作者:桑加米特拉·博斯 更新时间:2017/10/15 0:00:00 浏览:2080 评论:0  [更多...]


“你确信手包里没有钱?”警长问他。“钱……?没……没有……”他结结巴巴地说。 

他在路边树丛解完小便,拉上裤子拉链,转身离开时,突然发现离他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有一个女士手包。他鬼鬼祟祟地四下看了看,发现周围没人,便诡秘地走过去将手包捡起。这是一个深棕色鳄鱼皮手包,样式新颖,柔软光亮。他以前从未见过这样漂亮的手包。实际上,他从来就没有机会近距离接触过女士。 

他的手摸着光亮柔软的手包,心想,它一定属于一位容貌美丽、穿着漂亮的女士。手包为什么会在树丛里呢?他不理解。这么新的手包就被扔掉不可能。会不会是有人从主人手里抢了手包,将里面的钱拿走之后扔在这里的?他决定还是放在那里不去管它为好。可他舍不得这个给他生活带来激动的手包。他再次小心地朝周围看了看。只见几辆小车飞驶而过,坐在有色车窗里的陌生面孔都无动于衷。他走向自己的摩托车,将手包放进车座下面的箱子里。 

激动之下,他甚至把他已经失业两个星期和房租时间已都忘记了。他在那里等了一会儿,确信周围没有人之后,才骑上摩托车,朝他租住的房子驶去。他从哈希姆·拜伊家租了一间房子与主人合住,这样的环境使他没有机会接触女人。在过去五年中,他每天一大早就去面粉厂财会室上班。他羞于交朋友,他的口吃更使他不敢与人交往。 

要是有人看到他大下午的拿着一个昂贵的女士手包跑回家,必定会感到非常奇怪。一进到房里,他就把门插上,以便让自己急速跳动的心恢复正常。 

他的房里除了一张床,其他什么家具也没有。他坐在床上,将手包打开。当他检查包里的东西时,他能感到他的心脏在激动地怦怦直跳。只见包里有几张发票,一支口红和一把指甲刀。他拉开手包的另一层拉锁,发现里面有几枚硬币和一块折叠好的面巾纸。他饶有兴趣地研究起面巾纸。他从未见过这种东西。看到雪白柔软的面巾纸,他一阵激动。当他将面巾纸贴近脸颊,顿觉一股扑鼻的花香味道。香味使他激动,好像他就在女士身边,抚摸着她,欣赏着她皮肤散发出的芳香。接着,他打开口红盖。这是一支褐红暖色调口红,已经用了一多半。他小心翼翼地将口红举到唇边,只觉一股水果味直冲他的鼻孔。他感到他好像进入了一个不同的感觉世界。 

他恍恍惚惚地度过了那个下午余下的时光,极力想像着带有花香味和抹着褐红色口红的女士。她一定是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姑娘——身材苗条、面容姣好、头发油黑、发型短俏。不知怎的,他确信她留的是短发。夜里,他想像着她穿着他曾经在一家商店橱窗里看到的那种透明的白色睡衣躺在床上。他激动不已,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他自己也不知道后来是怎么睡着的。 

当他醒来,他看到的第一件东西就是放在他身边的手包。他爱恋地轻抚了它一会儿,便起床收拾房间。中午,他要去一家药房应聘面试。明天,他还要到一家豪华购物中心新开的百货商店面试。他希望至少有一家能够聘用他。要是他没有口吃的毛病,他会很容易在城里找到一份工作,他遗憾地想。如果不是自己的生理缺陷,他甚至完全可以找到一份收入很好的工作,而且有机会与各方面的人接触。 

早餐之后,他决定把捡到的手包交给警察。他不想再让失主等待。于是,他带上手包,毫无把握地走进当地警察局。 

“我可以见见警长吗?”他对值班警察说。他感到释然,因为他在说这句话时没有结巴。值班警察向他指了指警长办公室。他走进警长办公室,警长停下案头工作,抬起头来,一双浓眉大眼透着威严。 

“我……我……我……捡到一个手……手……手包……”他口吃地说,脸涨得通红。 

“你是在哪里捡到的?”警长漫不经心地问道。 

他费了好几分钟才把捡到手包的经过讲清楚。但他没有说他是在前天捡到的。警长伸手接过手包。这时他才意识到他不想将一直抓在胸前的手包交给这样一个不太在意的人。可他没有别的选择。警长打开手包,检查里面的东西。他则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 

“你确信包里没有钱?”警长声音很粗地向他问道。 

“钱……钱……?没……没有……”他结结巴巴地说,想到他把包里的那张面巾纸放在了自己的枕头底下,他就感到有点内疚。 

警长疑惑地看着他,嘴里含糊不清地“哦……哦……”着。 

值班警察把他的名字和住址记下来。 

“暂时就先这样。最近一段时间,我们相继收到了好几起手包被抢的报告。我们将通知那些报案的女士前来认领。”警长说。 

他离开警察局,赶紧去应聘。然而,在面试时,他比平时更口吃了,药店老板面试了两分钟就让他走人。 

他再次回到他租住的房子,陪伴他的只有那张旧床和依然散发着花香的面巾纸。那天夜里,他就把面巾纸贴在胸前睡了一夜。他的下一次面试定在下午。他一上午都在警察局附近荡来荡去,密切注视着进入警察局的每一位女士。 

下午两点刚过,他的监视有了收获。一位身材修长的女士从小车里出来。只见她留着一头棕色短发,鼻梁上架着一副大大的黑色眼镜。他感到血管中的血液流动在加快。一定是她。他感到好像认识她。他急切地等在树下。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女士从警察局出来,手里提着的还是她进去时提着的那个大塑料袋。或许,手包就在塑料袋里面,他想。他快速发动摩托车,紧随小车而去。幸亏路上车不多,且她住的不是太远。他看到她走进一座公寓。他把摩托车停好,也跟她进入公寓。他与她一起走进电梯。她摘下太阳镜。她看上去二十七八岁,但并不像他想像的那样漂亮。她瞥了一眼他手上戴着的磨损的手套和脚上穿的破鞋,便蔑视地转过脸去。她在七层下电梯之后,电梯内仍有一股很浓的香水气味。他乘电梯回到一层,感到很尴尬和傻气。 

他突然想到他还有一场非常重要的面试。他不顾人们的辱骂,加大油门,强行超车。一路朝面试的商店疾驶而去,可还是晚了十五分钟。他头发凌乱,慌慌张张地进到面试的房间。 

负责面试的是一位老妇人。“是不是交通出了问题?”她和善地看着他,客气地问。 

他肯定地点了点头,因为他怕一开口又结巴。她要过他的证明材料细看了几分钟。 

“你为什么要离开你原来的单位?”老妇人问道,“我看到你在那里已经工作了五年。” 

“过去两年,我所在的单位生意一直不好,他们在不断裁员。”他很有条理地解释说。 

她同情地点了点头。 

“你过去的工作表现不错。”她从他提供的证明材料中看到。然后,他听到在每次面试之后他渴望听到的话:“我相信我们会录用你的。” 

“谢……谢……您……您,太太。”他结结巴巴地说。 

她惊奇地抬起头,然后,安慰地朝他嫣然一笑。 

他感激地看了她一眼,收起他的证明材料离去。他心里想,尽管他至今还不知道手包的主人是谁,可他确信是手包给他带来了好运,使他顺利通过面试,很快又找到一份工作。他跨上摩托车,启动马达,高兴地疾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