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我被我邀请到这所房子里来看看我自己(诗6首)

来源: 作者:江非 更新时间:2017/9/23 0:00:00 浏览:2752 评论:0  [更多...]


仙鹤

 

是的,仙鹤来自内心——

我和你一起开车去往海湾

 

很晚了。有一年

夏天,星光闪烁,水面上也有光亮溢出

 

在一个宽大的门槛内

蓝色的行星,犹如一阵风停止了卷动

 

我和你,把车停在一棵长青松下

车轮沿着松针,继续穿过世界

 

在远处的灯塔上,光依靠眨动

唤起人对于人世的不断重复的感觉

 

我们几乎能看见那闪动中隐藏的银器

看到黑夜中那些细微到无的事物

 

而仙鹤此时在内心的深处涌起——

但它既不鸣叫,也不飞起

 

如那些曾经独自伫立的真实的事物

我们站着,面对着海湾,一遍一遍地否定,又一次一次地肯定

 

2016.01.19

 

 

回声

 

他们很快就会给它们编上编号

为这些骸骨

为了能叫出它们新的名字

 

它们被重新复原

返回它们离去时的样子

颌骨放回原处,发出恐惧的叫声

 

脸上覆盖的泥,被仔细地扫掉

手指的一个骨节

也被从很远的地方找回

 

食物回到了腹中,饰物回到了身上

一整座花园,也被铲子小心翼翼的

完整地掘开

 

然而,工作只能到此为止

人们不会知道它们在花园里都说些什么

不知道那些舌尖上丢失的词语

 

人们不知道自己的灵魂最终都去了哪里

聚集在死亡的周围,心爱的到底是什么

也不知道那些从不隐藏却永不相见的事物

2016.07.05

 

 

雄鸡

 

我看见那岩垒上的雄野鸡

冬日的轻雾刚刚散去

白色的光中

它转动的眼珠靠近一本恒星上的书籍

 

我慢慢打量它金色的翎子

听见嗓子间那细细的气息

雾气中也许还隐藏着更多的想法

这只是时光向我们显露的形象之一

 

也许它只是来向我显示身体和思想的关系

岩石的顶上有一只金色的雄鸡

雾中我来到深密的林中

只是身体踏入思想的领地

 

冬日的风在抹去树枝对于重力的怀疑

我沿着没有标记的小路重返我的来处

树林中的雄鸡更加闪亮

直到浓雾在一条路的深处再次升起

 

2016.01.19

 

 

水中的城市

 

我想去往一个我从未去过的城市

在那里碰上你

和那个在夜空下弹着蓝色吉他的黑人

我想我去时那里正下着一场雨

没完没了的雨正如我去往那里的脚步

密集的雨点打在蓝色的屋顶上

正如谁在诵读着他一生写下的情书

我想那个城市曾经坐在雨里

正如我曾坐在太平洋上

太平洋是我将要给你寄走的一包快递和语句

我想给那个城市拍一部电影名字应该叫《水中的城市》

一部电影就如一条没完没了的公路

人们在那条路上没完没了地走着,没完没了地活着

深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一切都是孤独的

我想这样的城市不在我们生活过的这个尘世

但只有在尘世里活着才能看见这样的城市

如果我到了那个城市我会把它快递给你

如果有一个快递可以容得下那么多的水

如果有人愿意在黄昏敲门给你冒雨投递

如果你相信一切都没有结束像水一样贫乏和永恒

 

2016.09.16

 

 

岁末

 

我坐在一列火车上,窗外

是空空的稻田

一闪而过,水从水管里喷出,溅起

我想起了多年之前

我见过的那个人

那时,我和他一起在另一张桌子上赌博

掷骰子,钓上一条金色的鱼

那时我们隔着一张桌子坐着

每个人都有一所金色屋顶的房子

除此以外,有一个正在看着我的人

他看着我,他的手里

握着所有的历史和真理

历史是一个咳嗽的胖子,真理

是一个高高的瘦子

我想起,已经很晚了

雨滴从密室里下来

你已经走了

外婆坐在一张椅子里

所有的身体都已照料着思想睡着了,如同

我已输光了一切

我想起,我曾起身探望窗外远处低地的光

所有的灯火都已熄灭了

只有一只眼睛在深处闪亮

 

2016.11.24

 

 

下午

 

我请我来看看我自己

我问了我几个问题

请我坐下

我为我掸掉鞋子上的土

显得有些客气

我说客气点没有什么不好

一生难得有这么一次

一生难得有这么一次

我被我邀请到这所房子里来看看我自己

我看到我已经旧了

脸上已经布满了沧桑

我挨着我坐下

看见我已经没有细致的爱

身体上也没有了光

我坐在那里

我在一件孤单的事物里

我孤独地睡着了

 

2016.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