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李焕才:儋州调声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李焕才 更新时间:2017/9/10 0:00:00 浏览:4432 评论:0  [更多...]

男青年站成一排,肩并肩,小手指勾住小手指。姑娘们站成一行,小手指也勾住小手指,站在男青年的对面。男的手一摇脚一摆,舞了起来,如狂风逐浪,热烈而又激荡。随着,歌声飞起,长短徐疾,粗犷激越,像群马奔腾,像洪水下坡,山和水应。男的歌罢,女的腰身一扭一晃,随之起舞,如春风抚柳,婀娜多姿。歌声就在舞蹈中缓缓飘动,柔和悦耳,婉转清雅,似丝竹之声,似春莺夜啼,荡漾于旷野,摇动人的心旌。——这就是调声。

调声的歌曲主要来源于乡间,青年男女自行创作,或者出于民间艺人之手。歌词下载他们心里的声音,生动活泼,灵动抒情,富有生活的质感,浸润地方的情愫,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和冲击力;曲调与他们心跳的频率共振,节奏或明快热烈,或粗犷奔放,或婉转柔和,蕴含浓郁的乡野气息,激荡人心中情感的波涛,穿透人心里的隐蔽处。

调声,其实就是集体对歌,在舞蹈中对歌。男的或女的每唱一首歌,歌词中就留下一段空白,在演唱中根据当时调声的情景和对方歌词表达的意思,有针对性地即兴嵌入山歌词,巧妙地对答。所以,男的和女的轮流歌之舞之,就是你来我往在对山歌。当然,调声所表现的不仅仅是山歌,也在表现声乐旋律和舞蹈姿态,其实,就是一场别开生面的才艺展示。更可贵的是,男女青年在歌声和舞蹈激荡中,情感在流淌,心声在碰撞,也就溅起斑斓的浪花。当年田汉先生来儋州视察,听罢调声,为之惊讶,兴奋地称赞说:这是南国艺苑的一株奇葩!

儋州调声都生长于野外。人们在田间劳作,突然兴趣来了,就走到田边,排成一行,手舞足蹈唱起来,歌声在田野上飞翔,人的情绪随之飞翔,一天的劳累就在不知不觉中抖落了,心里也就满满地收获了欢乐。青年男女穿着漂亮上镇赶集,手就痒,嘴也痒,不来一场调声,就怅然若失,也对不住这身打扮。于是就在街边或者镇口摆开架势唱起来,舞起来。顿时,街上的行人就一哗啦围过来,街上的气氛马上随着调声的节拍涌荡沸腾,这一个集日,欢愉快乐的色彩也就缤纷在集镇上。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夜色融融,月光晃晃,青年男女相约在村边、路旁、湖畔、港岸调声,摇来晃去,快活裹在歌声中,随着晚风飘荡,山也欢,水也笑,天上的星星在摇曳,整个世界都为之陶醉。

千百年来,儋州调声虽然羞羞答答于大庭广众,可是,其独特的艺术魅力撑起她旺盛的生命力,顽强地扎根在儋州这片土地上,润泽这片土地,又润泽儋州人的性情。儋州人热情开朗,率直爽快,就是得益于调声那欢快热烈的韵律长期陶冶。反过来,儋州人又将自己的热情化作春雨浇灌这株奇葩,使之四季飘香,艳丽迷人。

新时期,儋州调声雄姿英发,来个完美转身,不再局限于男女青年用来交流情感迸发青春的火花。儋州人赋予她更丰富的内容,将渔农牧副工学商的话语融入她的本体,她也就堂而皇之从野外阔步走进儋州人的日常生活中。节日假期或者有喜庆之事,她就毫不犹豫地跻身在人们的面前,给喜欢她的儋州人展现出自己新的风采。她又理直气壮地踏入艺术的殿堂,在舞台上斗妍争艳。而且,她英姿勃勃地走出儋州,走向北京,走向全国各地,风骚在世人的视野中。2006年,调声以独特的艺术品格荣登全国首批非物质文化名录。她的名声大噪。她于是风靡儋州城乡,村村都有调声队,平常的日子里,经常活跃着她美丽的身影。遇上盛大节日,她更是意气风发,动辄就数千成万人汇集一起,且歌且舞,在儋州各地营造出一个个欢乐的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