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王卓森:功夫坡陈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王卓森 更新时间:2017/8/6 0:00:00 浏览:3634 评论:0  [更多...]

这次进屯昌,竟然遇上了一年里罕见的热天,太阳把屯昌的灵山秀水烤得水光更加白亮,山色更加晴绿,几朵倦怠的云絮牢牢地粘在蓝色的天空上,僵硬得就像儿童的蜡笔画,路边的虫声被热气压在草丛里,有气无力地偶尔嘶鸣几嗓。如果没有什么期待,是很想躲在街店里喝一碗屯昌地瓜凉粉而不是进山看这看那的。但行程的安排里有一站乡村武术之旅,是去领略一种据说已经响亮到全国的地方功夫,倒让人莫名生出了顶着酷暑走起的冲动。 

这套乡村武术的拳名较长,念起来起伏着节奏,显得力量丰沛,劲道悠长,与功夫的气息有一种天然的相连,叫大马五形桩,这拳种就长在一个叫坡陈的村庄。我生长在岛西的村庄,从小看惯了朴野彪悍的村民,他们在村里管武功的六郎神庙前烧过几柱香火后,就常常自发地耍几手,或者延请某个自学成才的乡村师傅来教拳,但师傅带来的拳总是籍籍无名,大家因此也皆是闲如落花地腾动比划十天半月而已,更没听说过照什么拳谱长年累月地操练,一代一代地传薪。长年掩藏山野的坡陈乡村功夫竟然有如此一个风范十足的拳名,似乎幽通着一条深沉弯曲的来路,或许有一章遗落人间人未识的故事吧。以我的推断,就冲这款拳名,足以与各地各种眼花缭乱的拳种并驾齐驱,甚至上《武林》杂志的封面。 

看过媚味十足的木色湖波影,吃过了做法温婉的屯昌涮粉,薰过苗民依然习惯在政府为他们新建的排楼外搭灶埋锅烧饭的炊烟,凭吊过了落寞的青藤爬满办公楼、曾经热火朝天的南药场,这个诞生“大马五形桩”的坡陈,号称武术之乡的村庄,在我们未踏访之前,就让我无端地想像开来:此间大抵会有电影《少林寺》一般的外景吧,绵延的崇山峻岭,哗流的山涧流水,鲜花展笑,茂林匝荫,有发梢油亮的羞涩村姑在山路上走过,后面跟着一只黄狗,甚至有一曲优美或雄壮的尚武之歌从山坳的背景里升起,大地应声回响,飘满人们纷纷奔赴而来探奇的心房。就这样,我们穿过强烈的阳光,在屯城往北二十公里的地方,拐进一条乡间水泥路,不久就到了想象中的坡陈村。这是一个典型的屯昌村落。屯昌历来是琼北进入海南中部的门户,比广袤的沿海平地高,比群峰雄峙的山区低,是中部山区和琼北平地的连接地带,遥望着五指黎母神山,常年呼吸凛冽的山气,像一篇合格文章的过渡段落,有着起承转合的重要作用。因此,坡陈既没有群山环绕,也没有长河行地,村子就半敞开地安卧在一道林坡下,依坡就势横陈,屋舍井然,村巷长短,老树昂首,新木披翠,新农村建设的美化硬化和便民设施,虽说多少露出了一些着急的痕迹,但还是在村庄的安静里腾出一阵阵时代进步的晃眼烟尘。我们在村前一棵大榕树的围石上坐下,太阳被葱茏的树叶遮挡住了,筛下的光斑染得人人一身碎花,凉风从村前的一片大水田吹来,水田中开满了盛夏的荷花,走进田间,蜻蜓从身边飞过,向着荷田轻盈降落,水沟里游鱼历历可数,来来回回闲逛,陇上的青草似乎要比菜园里的菜蔬更让我关心,它们纤纤细小却暗藏天机,使我想起了我家乡的田野。眼前的这一切,让我宁愿相信这是武陵渔人的世外桃源,而不是一个动感十足的武术之乡,但就在这样安详醇美的光景中,大马五形桩的拳术悄然出世。 

在清咸丰年间,村里一个叫洪日昌的前辈到各地访师学武后自创了这套功夫,后来还衍生了长棍功、蝴蝶双刀刀法和三叉盾功法。洪日昌算是大马无形桩的祖师,传到今天已经有七代。这些坡陈武人更多时候的身份当然是一个农夫,他们日常在山坡上砍柴、在田地里种稻莳菜、在小溪里抓鱼虾,长年与庄稼们相处,与村里淡过山风的日子相融,耍练大马五形桩,大多在晌午间的树底下、日落后的村场子上进行。村里几乎人人练五形桩,有男有女,连白须老人、生过几个崽的农妇也会位列其中,他们放下手中的铁犁、锄头、担子甚至酒杯,就兴味勃然地比划起来,往往有一个手招比较利索的把式带头习练,时间一长,天降大任于斯人,大马五形桩一代传人自然就出现了。 

那天,知道我们想看大马五形桩,一个热情的村干部掏出手机打了一通,不久,一些村民就陆陆续续从田里回来了,也有从镇上突突骑摩托车赶回来的。他们把我们领到武馆里参观,里面的墙上悬挂着不少比武获奖的证书和名人的黑墨题词,一张著名武打演员“秃鹰”计春华与坡陈武人的合照,让我仰观了一番。之后,他们就来到武馆院子的空地上,迅速码成两排人摆开,站在居中的一个武教头模样的人沉下马步,大声一吼,大家就跟着动作了起来,咿霍呀,咿霍呀,五种动物造型招式顿挫腾挪、劈扫冲擂,情态孔武,气势唬人,咿霍呀,咿霍呀,拉风的拳脚与肉喉的发声飕飕呼应,瞬间在溽热的天气里和刺眼的阳光下散发出一股冷气,同去的朋友用手机把这段坡陈功夫的展示拍成视频,竟然有一种难以相信的震撼效果,后来传到网上,喝彩如潮。 

生在屯昌古老乡野的大马五形桩,与其说是一种民间功夫,不如说是当地一道难得的乡村风情,传授它的一代代乡村武师的轶事和旧闻,被后辈们衍说成一个个传奇,他们尚武任侠,技德超群,为坡陈村挣得了很多脸面。如今,地方政府大花心思和力气,把坡陈功夫当作一张名片,欲凭此打造一个魅力远播的屯昌美丽新农村。在村前草丛中屹立的仿铜扣红漆大门墙上,“武术之乡”四个大字熠熠生辉,与周边绿色的田野形成了一种视觉上的喜感,令人印象深刻。 

告别坡陈的时候,车窗外的村民竟然是抱拳向我们送行,直让人有古风盎然之感。我想,历经一百多年留传下来的功夫,不但是坡陈的乡村主题,也是坡陈的敦厚秉性。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2017年08月06日 

主编: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