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安歌:捡花香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安歌 更新时间:2017/7/31 0:00:00 浏览:3194 评论:0  [更多...]

晚间要去散步锻炼时,果子问:可有暗香浮动?

我答:有的,鸡蛋花开了呢。

今年天热,苦楝2月底就开始微露其香。整个3月的上半月,屋子周围四棵苦楝从不同方向举起她的香气在我的屋子里荡漾,人立树底时,要忍不住用力呼吸,直想把苦楝树整个吸进自己身体里去,风一摇,树一动,花香也翻滚——其路无限,不知所终。321日苦楝花落尽,鸡蛋花初露其容。期间夜来香一直在香着,若泼洒的花露水——春天,行在院中林中,空气里香气轮番转递,让人忍不住去闻:是什么花呢。一转身,香气又变了。

花香夜间要好,最好是一阵风吹来的花香。熟了花草,也熟其香。风中闻香,也有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的旨趣。院里香花鸡蛋花开得最久,从3月至11月,今年天热,老树去年年终了也还有花缀枝头的,还曾担心它开疲累了春天会没力气开,三月触四月,它又在枝头尖梢绽出旋转的黄白苞蕾;其次便是次第的白兰花;以前有株夜香树,雨夜远闻也好,消失后,现又添了桂花,只有一株;糖胶树花香蛮烈,喜欢的人不多。

雨中闻花香又有不同,暴雨与细雨也各有分别。

若是早晨中午晚间忽而忽而飘的雨,天地间似乎只有它自己在说着自己。但是或者还有玉兰,被雨东西南北地撒落一地,但其静香愈深静:细雨会叫醒花香么?床头褥旁的鸡蛋花也是在细雨中捡回来的,其静香凝远也带有雨中的天,天中的雨。

若雨水是大且猛的,花便会自树上奔下。沾泥带水的鸡蛋花,白兰飘零于一地,或因被击打,落得太突然,每朵花似都有一张孤儿的脸,甚至失却了香气。或是暴雨的力量把花香压进花里了吧。捡它们回来,冲洗干净,要放一会儿,花的香才缓缓醒过来,再缓缓地荡漾开来……似晨光叫醒的鸡蛋花玉兰花树在我屋子里说着话儿。

鸡蛋花初开便落。七月初捡的鸡蛋花含苞未放,尚旋在自己里面,香也是抑着的,便整朵掉落下来——这样就可以落花了么?花开20日余,再捡落花,五瓣开张,满地的花朵艳艳欲语,让人捡得放心。

捡鸡蛋花,常有人会过来问:你捡它做什么呀?我也常答:放屋子时闻它的香呀。对方的表情是疑惑的。也有位阿公过来教我:鸡蛋花蒸蒸再晾干,颜色不会变。与梅分享此公之说。梅随口就答:他只是想卖弄他的知。但当时的我却没有往卖弄上去想,在梅的解说下也没有。

晚间捡了鸡蛋花回来,客厅里荡漾着它的香,书房是春日茉莉香,走在这轮番转换的香气里,不由想到“行走时香风细细”,相较而言,茉莉花香更“细”些……行至阳台,月光冷不丁地落脚下,抬眼却看不见天上的月——它被屋檐挡住了。但有这香气迂缓,也可以是暗香浮动月黄昏。

说到捡鸡蛋花,花友羽靓说:现在想想,我倒摘的多捡的少。不过,还是捡好,蹲下去的样子就有虔诚和认真,那已落地的花朵为此生出了些许感动也不一定呢……

豆友见晴说:我是捡了(鸡蛋花)来,然后拿类似酱油碟高度的小圆碟子,里面放一点水,接着把鸡蛋花像平时养花那样浸着它的花梗,然后放在室内阴凉处,一进门就能闻到鸡蛋花的清香呀!——我只是顺天望风闻花香,见晴已可以为花造境了,或者待我有了心境,也学学她做只鸡蛋花的“碟子树”。

鸡蛋花性凉,鲜花干花都可泡水做凉茶,喝时忆里各自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