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梅国云:以诗刷屏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梅国云 更新时间:2017/7/23 0:00:00 浏览:3912 评论:0  [更多...]

 

即使是天生的胡思乱想家的诗人们,也不会料到人类生产力到了21世纪会如此突飞猛进地发展,信息化使诗歌繁荣到朋友圈尽是诗人,诗人们每天写诗发诗,而无数对诗一头雾水的人,也偶尔情不自禁地写上几行,以获得无数个满足虚荣的点赞。

每个人心里诗歌的种子都复活了!哪怕这种子被石化了,也照样经不住诗弦量子发出的“咒语”,秒复一秒地弹拨。

这个时代,几乎人人皆可当诗人。写诗的不再比读诗的多,写诗的不再比读诗的苦。诗,可以不这么写,也可以我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形式的自由表现,自媒体上自由地挥挥洒洒,成了一道最亮眼的文学景观。“著名”的王冠不再专属于铅字垒出的高度和评论家们口中吐出的“莲花”。“梨花体”甫一出现,便亮瞎人们的眼睛;“羊羔体”还没被多少人关注,便问鼎鲁奖……“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使一个身体有缺陷的乡村女子,一夜之间成为耀眼的明星,不知照亮了多少草根的前路。

我有个朋友叫苗红军,虽然是企业精英,但确是典型的诗歌草根。一个成功的职业经理人,忽然有一日要将另外一条腿迈向诗歌之路。几年前,红军受聘于海南一家上市公司,因为都是江苏老乡,在天涯海角就有了“两眼泪汪汪”的激动。记得红军张罗的从四面八方赶来的那一桌,竟然都是企业精英。诗人们在一起喝酒,大脑就必须随了性情。那一晚,豪情万丈的一桌人竟然干掉了两箱白酒。酒至高潮,大家又是朗诵又是高唱,最后全都不省人事,酣睡到次日中午。

我问过红军,你们不集中精力做生意,写什么诗?红军说,我们也是正常人,但工作却超过正常人所能承受的压力。压力一大,这情感就要找个出口释放出去。到我们这一代,毕竟不是暴发户,在大学中学时基本上都是文艺青年,所以在紧张的工作之余码几行文字,会轻松许多。诗言情,也言志嘛。酸甜苦辣烟消云散了,对明天的发展会更加斗志昂扬。红军还透露一个秘密:我们生意人也是需要诗歌滋养的,要不然内心太空虚,给外人感觉铜臭味太重。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有文化的生意人需要诗文养心,所以很多人就成了诗人。

本来我以为这些生意人写诗就是玩玩,他们总不能置生意而不顾,任凭周围的对手对他们虎视眈眈吧。于他们而言,时间就是表演丛林法则,竞争胜了就会来白花花的银子。而从认识红军那天起,就让我怀疑起他的真实身份。他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创作,创作好了后,还要发给诗友们征求意见。他甚至曾想接手一家公开发行的期刊,在业余时间做主编。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隔三差五都要与我见一次面,谈他的诗。他创作的量很大,抒发的对象包罗万象。但更多的还是他曾经的刻骨铭心的过往:父母的养育恩,朋友的无私情,恋人的甜蜜爱,生活在社会底层人的善举的光芒。红军习惯了反复问我这样子写行不行?而我也是反复回答:如今的人每天要看很多东西,你的诗只要能把人打动了就会有粉丝。

诗歌真的已经在朋友圈繁荣得一塌糊涂了。各种写,各种发,光怪陆离,五花八门。在熟悉了朋友们的各自写法之后,现在能够被我拇指点开的肯定是能以情感动我的诗人们的作品。当然,我不拒绝高超的写作技艺,甚至我会对他们的炉火纯青的匠心独运致以崇高的敬意。但是,如果他的诗里缺乏情感,我亦会视而不见,虽近在拇指前,也要刷之于千里之外。如果他的诗是情真意切的,哪怕是“口水诗”,我也会情不自禁地把帖子点开,聚精会神地阅读完。

信息化时代,每天都是海量的信息挤爆我们的手机。我们的眼睛最忙碌也最辛苦,不仅要浏览诗歌小说散文,还要看全球发生的各种新闻轶事,朋友们发的奇花异草、美人美食……我们不仅要当阅读者,还要做新闻的制造者,事件的评论者。除此之外,我们还要工作,还要喝茶聊天、养生健体……所以,留给我们欣赏诗歌的时间少得可怜。

信息化虽然才几十年,但感觉农耕时代离我们似乎悠悠远矣,何况乎《诗经》时代,唐诗宋词时代。一首李商隐的《锦瑟》暗藏多典,非得学问深厚者方可以理解。那个时候的文人,只需读透那几部书便可游戏般玩典,体会诗中奥妙。那个时候的文人,有着很多时间可以任意挥霍,或燃一柱香,或铺三尺宣,或展一卷书,摇头晃脑,把一首诗雕琢得完美无缺,品读得汪洋四溢。可以想象那时信息稀少的景况,几本线装书被来来回回翻得油光发亮,读书人孤寂得常常对着西下的夕阳时而发呆时而长吁短叹。忽一日从帝都传来李白一年前创作的《将进酒》,是何等的欣喜若狂!仅一首《将进酒》,就可以让文人们研读了几个春秋。

说了这些,我想要表达的是,信息化时代,诗歌创作应该适应普通民众的阅读需求。我们作品的阅读对象毕竟是他们。不难看出,“口水诗”是应运而生的网络诗体,就如被年轻读者如饥似渴的网络小说,亦如被称之为微散文的妙趣横生的小短文。在瞬息万变的资讯汹涌而来的当下,不管你是什么文学体裁:必须是一看就清楚,一想更有味;至少是一看有点糊涂,一想就清楚;而不能一看就糊涂,一想更糊涂。无论你使用了多么高妙的技艺,最终必须走心,把阅读者感动得为你的作品停留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