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批评对话

符浩勇:写作是一种生活方式

来源:海口日报 作者:彭桐 更新时间:2017/7/21 0:00:00 浏览:6644 评论:0  [更多...]

 

作品应坚守价值定位

 

从事文学创作多年,对生活有怎样的思考,是每一位作家面临的问题。“中国作协主席铁凝说过,文学可以照亮生活。我认为,一个作者热爱生活,应该通过作品体现在他的社会良知和时代责任上,以折射出作家的生命体验和人文关怀!”符浩勇如是回答。

近年来,也许是对以往文学创作中“高大全”式人物的反叛,文学创作中出现了倾向揭露人性丧失、性格扭曲和黑暗丑恶的一股洪流。一些作品以掲示低俗社会问题的作品哗众取宠,大行其道。似乎不掲露黑喑,不描绘丑恶,下笔不狠辣,作品意蕴就不深刻,就势必流于心灵鸡汤。

“然而,文学终究不仅是揭露,不仅是对精神颓废的临摹,它更应该是在黑暗给人以光明,赋予社会时代的温暖!”符浩勇认为,一个作家写作应该是在黑暗的废墟上重建希望的宝塔,才是坚守社会时代的良知责任的最佳体现,“作家应该在丑恶面前主张善良,在寒冷中传递温暖,在低俗里倡导崇高。只有在坚守作品的价值定位,才能创作于无愧于时代的作品。”

符浩勇来自农村,其家乡在海南省中部的四英岭下。如今,他每个星期都会从城里返回乡下。他说,因为那里有他熟悉的乡亲。一个作家是有原产地的,在文学创作的角度来说,他把四英岭人家当作他创作的典型环境和空间位置,他笔下的人物,大抵与这个特定的位置有关。

不论是长期蛰伏在风雨里田园上挥汗劳作的父老,还是走进大山进城靠打工养家糊口的乡亲,不论他们受异乡文化的侵染 ,他们身上始终保留着家乡特有的本色,四英岭下也成为创作的感情处理器,别处的人,他乡的事,一旦放置家乡,画面就会清晰显现,人物就会栩栩如生,“而我在城里生活了30年,几乎是一辈子了,我遇到许多的人和事,但我并不熟悉他们!”符浩勇感慨地说,在城里总是等到一件极端的事件从天而降,人们的内心世界本能暴露无遗,而他们平时里特有的言语和生动细节却很少显现。

“在这人生体悟潜移默化之际,我慢慢懂得了生命忧患,悄悄地爱上了文学!”符浩勇坦言,喜欢写作,舞文弄墨,养成了他一种精神排遣和精神寄托,进而成为他认知社会图解时代的生活方式和人生态度,成为他回馈社会人生和时代空间的热爱。

长期埋头伏案的酸甜苦辣,陶冶了符浩勇鲁莽耿直的秉性,也磨砺了其空虚沉溺的心态,当他接待客人住进星级豪华宾馆时,却忘不了被烟火熏黑的低矮的瓦房,当他被迫坐进华丽的超标轿车时,却忘不了乡路上牛车咿呀作响的乐趣,当他品尝昂贵吓人的山珍海味时,却忘不了战天斗地的日子里所啃的萝卜蘸盐花,当他走进灯红酒绿的歌舞厅时,却忘不了乡场上捉迷藏的欢悦雀跃……“所有的这一切足以成为我文学创作的源泉,足以让我在痛苦的土壤里摘取丰收的喜悦,在这忧患交加和充满矛盾的世界里,是写作的痛苦和愉悦,让我沉静地反思生活,反刍生命,真切体悟人生的幸运和苦难,判断生命的价值和意义!”符浩勇激动地如是说。

至于创作领域,既有对沉重乡村风情的体验,又有对农民工生存状态的映照,也有喧嚣城市图腾的探险。但符浩勇表示,他离不开对纯朴人性的关照和光明温暖的呼唤。他说,文学创作不在于文本里揭示了什么,关键在于作品背后能让人感受到什么;文学作品不仅要告诉读者生活是这样的,还要让人们感受到生活本原应该是怎样的。

 

小小说也能出大家

 

在中国,小小说是真正从民间兴起并发展繁荣的一种小说分支文种。20103月,中国作家协会公布《第五届鲁迅文学评选条例》,正式将小小说文种纳入评选范围,规定小小说以成书形式参评短篇小说类项目评奖,当年陆颖墨荣获鲁迅文学奖的《海军往事》,就是以一组小小说组合而成。

在符浩勇的创作中,以小小说居多,近年来他在文学创作中不断取得佳绩,也对这个情有独钟的文种有着自己独特的思考与见解。

符浩勇介绍说,小小说作为一种从短篇小说分支出来的文学创新,它不是小品,不是故事,不是短篇小说的缩写,而是具有其相对规范字数限定(1500字左右,不超过2000字),审美态度(质量精度)和结构特征(小说要素)等艺术规律的界定,小小说不仅具有人物、故事、情节等要素,还携带着作为小说文体必具的精神指向,即给人思考生活,认知世界的思想内涵和智慧含量。

所谓思想内涵,是指作者赋予作品的立意,它反映着作者提出(观察)文体的角度和深度。智慧含量是指作品塑造人物性格,设置故事情节,营造特定环境中,通过语言、文采、技法的有效使用,能折射的创意、情怀和境界。

曾有哲人说过,小小说是训练作家的最好学校,言下之意似乎小小说是文学创作的敲门砖,是初学者必然涉足的训练文种,殊不知在尺幅之间,能曲尽其妙,杯水兴波澜,殊为不易。符浩勇说,小小说更能考量作品的匠心和智慧,小小说也可出大家。

符浩勇是从短篇小说开始写作,海南最近出炉的内刊《水晶花》创刊号刊发了他的《乡恋》,但他发表第一篇作品《还债》是小小说,刊登在《椰花》文学报上,责编员韩芍夷,并获得当年优秀小说作品一等奖。尔后,他对这一文种,情有独钟,并一发不可收拾,至今他的小小说在《人民文学》、《小说界》《天涯》《北京文学》《天津文学》《作品》《广西文学》《福建文学》《安徽文学》《雨花》《时代文学》《黄河文学》《青年作家》《小说林》《红豆》等文学报刊发表近1200篇,每年都有三篇以上小小说入选各种年度选本,有上百篇作品被《小说选刊》《小小说月报》《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读者》《青年文摘》《青年博览》《特别文摘》选载,有32篇小小说被选入正式高考题或中高考模拟试题,或中学阅读读本。

此外,符浩勇还著有长篇小说《四英岭人家》,小说体中短篇小说有《燃烧的河流》《午夜的供词》《透亮的隧道》,小小说集有《无处安放的花瓶》《黎明没有岸》《幸福大道》《苦乐金融岛》《金融题材作品选》《模糊数学》(海南实力作家文丛),散文集《到博鳌看流星雨》,诗集《城里没有故乡的月亮》。海南省作协2001年办过他个人小小说作品展讨论会,会后依据意见和建议,重新出版小说集《逝水流年》,十年之后,《小小说选刊》和省作协再次举办其个人小小说创作研讨会,来自全国14个省市40名作家、评论家参会,收到论文31篇,会后结集出版了文学评论集《小小说的海岛证词》。

“多年来,我坚持文学创作,以写作回报社会,我也收获不少荣誉!”符浩勇说,每次得到肯定,他都增添了信心和力量,也暗暗下决心矢志不移地写下去,以写为人生大快乐。他曾荣获海南省青年文学奖、海南省优秀精神产品奖、南海文艺(文学奖)奖,还获得国家冰心图书奖、第6届全国小小说“金麻雀”奖,斩获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赛有关奖项,并获得《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小说界》《当代小说》等优秀小小说奖,成为海南小说界名副其实的获奖专业户。

 

乐为文学海军鼓与呼

 

在符浩勇的眼中,海南建省近30年,文学发展出现強劲的势头,这与省作协不懈努力是分不开的,从当年少功主席的睿智决策,到蒋子丹老师伶俐把持,到当下孔见先生慧悟前行,通过读书班、改稿班、研讨会和文学大赛,海南文学盛况空前。他作为其中一份子,始终积极参办其中的活动,也见证了海南文学发展的轨迹。

作为文学组织者,对海南文学创作有何考量?文学创作还面临哪些问题,将作怎样的探索?符浩勇笑了笑说,他2012年有幸添列为省作协副主席,这些年来,面向海南文学,背对对中国文坛,他对文学创作面临问题有过粗浅的思考,就中短篇小说创作而言,在他看来,主要有三个问题亟待解决。

第一方面是挖掘题材不深,意蕴浅。作者看待世界有不同的层面,而最终体现在作品中,它也有不同的意蕴含量。从符浩勇接触来自基层作者的作品看,主要是作品立意流于政治层面,局限于反映社会问题的表层,意图显豁,作者立足干预生活,反映社会,但目光停留于政治层面上,表现是节日活动性作品,或者揭露黑暗,抵制社会问题的作品居多,在城市(不限于指海口、三亚)的作者略胜一筹,却也囹圄于道德和人伦局面,道德人伦是人与人的关系,可以说是进入了文学思考的局面,但在生命意识和生存状态方面开拓不够。

符浩勇认为,立意在文化方面是最深刻的层面,因为文化的意识比生命的意识从某种程度上更具有特色历史内涵和文化的本质,文化关乎信仰、宗教和哲学,有很强的生命力。当然,作品的立意不是分层面,而且交织着的,他对作品的立意,往往是意在至先,落笔后其意又在文本之后。

这些年,海南文学创作中出现了张浩文的《绝秦书》、崽崽的《我的三六巷》、杜光辉的《大高原》、林森的《关关雎鸠》、韩芍夷的《伤祭》等,符浩勇认为都是很好的作品。他建议立意方面创作能力不强的写作者,可将《老人与海》《百年孤独》《静静的顿河》《白鹿原》作为经典来读,会从中得到启迪。

第二、表现技法差强人意,艺术差。文学创作的最高境界是无技巧,但并非不需要技法。大学中文系不培养作家,但作家班却可以训练写作技法,写作技法可以帮助作者艺术的表达立意底蕴,营造艺术氛围。当下的问题是:结构错乱,剪裁不当,情节支撑不了故事背后的东西,不少基层作者总是以全知第三人称,无所顾虑地肆意转换叙述视角跳来跳去以作者身份代替人物说话,总是追求将故事讲述得十分圆满,缺乏留白空间。

符浩勇表示,一般来说,作者拥有全知完整的故事,但小说结构并不允许,设置故事的所有情节画面,这就要求作者剪裁取舍,以有限的人物叙述视角,选择有限情节画面,这样文本上可以断散的,但读者可以感受到文本背后完整的故事。而在选择小说叙述人上,故事中有若干的人物每个人物叙述的故事都是不一样的,选择哪个人物来叙述,从故事的哪个情节画面开始叙述,往往欠缺考量,这与经过文学基础训练有关。

“我始终认为,海南小说创作的技法培训这一课早晚要为基层写作者补上!”符浩勇说,他提三个思考与大家共勉,一个故事或许可以尝试用故事中每一个人物作为叙述人,而选择故事中知晓全貌最少的人物来叙述,小说的张力或许越大;一篇小说写到三分之二的地方或许尝试策划两到三个不同的结尾,结局越神秘越具艺术魅力;营造的情节氛围,不能局限于人与人的关系,别忘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文化的关系。

海南短篇小说第三个方面需要重视和解决的问题是,发表文学作品园地少,氛围弱。当前海南能够公开发表文学作品的报刊有《天涯》《椰城》《海南日报》《海口日报》《三亚日报》等报刊。“《天涯》已办出了品牌效应,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有两个短篇小说出于《天涯》,但本土作者有几个人能在《天涯》发表?《椰城》如果顺势改为诗刊,不少作者也担心它会办得很小众。《海南日报》副刊弘扬主旋律,体现正能量。《海口日报》副刊风生水起,很有口碑!”符浩勇认为,梳理海南文学刊物定位效用,应该到了省作协端正的考量,是扎实地培养训练本省作家作品,还是为当代文坛打拼天下?亟待痛定思痛!

“近年来,我也做了少许有益的探索和努力!”符浩勇总结说,一是他以小说创作委员会的名义,创办了《南海潮》小说丛刊。目前已办6期,发表中篇小说6部,短篇小说(散文)104篇,若干作品被《天涯》《北京文学》《时代文学》《福建文学》《当代小说》选用,有作品被《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选载。二是举办征文活动,组织作家作品在外省发表。如牵头举办南海潭门小小说征文活动,收录作品800多篇,组织评奖,出版获奖作品《潭门人的海恋》。组织出版海南作家小小说集《落潮后的滩岸》,收入作品80篇。组织严敬、高照淸等人出版小说集《野百合的春天》。组织海岛散文15家出版散文集《苏醒的桅帆》。组织屯昌7位作家出版散文集《水晶的丛林》。組织作家23人次的作品在天津、河北、河南的刊物以专辑形式推出。三是筹划组织作家作品公开出版。与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联系,推出钟彪、韩芍夷等10位作家在美国纽约商务出版社出版,中外均举办研讨会,予以推介。组织蔡旭、黄辛力等12位海南作家,主编南海潮文丛12卷,近期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组织张浩文、杜光辉、杨沐等10位作家小说集,以海南实力作家文丛,年內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

“因为这些,差点被人误解我是出版家了!”符浩勇憨笑着说,也许会有出力不讨好、甚至好心办事不得好评的时候,但要推动地方文学事业繁荣,这方面搭桥铺路的苦力活总得有人干,“别人不干我干,我干得显然还不够,还要继续努力,这就像我爱上写小说一样,终身无怨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