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春夏诗稿

来源: 作者:李少君 更新时间:2017/7/18 0:00:00 浏览:6382 评论:0  [更多...]

 

 

深刻的意义

 

每次,那个拄着拐杖的小姑娘到达办公楼时

小保安都会马上主动跑过去给她开门

然后,按好电梯,看着她进电梯

平时,他只是坐在保安室里尽职

即使领导过来,也一动不动

小姑娘的父亲,每天骑着自行车送女儿上班

停在大门口,看着她进电梯后才放心离开

 

这一场景应该持续了很多年

我虽然来这里的时间不长,也已看到好多次

但直到这个秋天来临,寒风瑟瑟的清晨

我才意识到其中深刻的意义

并为之专门写下这首诗

 

 

西山如隐

 

寒冬如期而至,风霜沾染衣裳

清冷的疏影勾勒山之肃静轮廓

万物无所事事,也无所期盼

 

我亦如此,每日里宅在家中

饮茶读诗,也没别的消遣

看三两小雀在窗外枯枝上跳跃

但我啊,从来就安于现状

也从不担心被世间忽略存在感

 

偶尔,我也暗藏一丁点小秘密

比如,若可选择,我愿意成为西山

这个北京冬天里最清静无为的隐修士

端坐一方,静候每一位前来探访的友人

让他们感到冒着风寒专程赶来是值得的

 

 

在北方的林地里

 

林子里有好多条错综复杂的小路

有的布满苔藓,有的通向大道

也有的会无缘无故地消逝在莽莽荒草丛中

更让人迷惑的,是有一些小路

原本以为非常熟悉,但待到熬过漫漫冬雪

第二年开春来临,却发现变更了路线

比如原来挨着河流,路边野花烂漫

现在却突然拐弯通向了幽暗的隐秘深谷

 

这样的迷惑还有很多,就像头顶的星星

闪烁了千万年,至今还迷惑着很多的人

 

 

小社会

 

当我发现院子里的树长高了的时候

院子里的孩子们也似乎一夜之间长高了

 

这个暑假,孩子们还是在院子里尽情地欢闹

他们互相之间玩得很熟了

不分彼此地混在一起追逐着叫喊着

连树上的小鸟、草地的小狗也被感染了

大大小小天上地下地都在一起喧嚷着吵闹着

 

突然,一个孩子受伤了

其他孩子都围了过来

说话也变得轻声细语小心翼翼

有为他揉伤的,有扶着送他回家的

……

 

这构成了多么和谐的一个小社会

足以成为所有大社会学习的典范

 

 

我的永兴岛

 

那一片片白云飘落的地方

就是永兴岛

岛上姑娘的纱巾

比白云还要洁白

 

那一朵朵浪花盛开的地方

就是永兴岛

岛上美丽的鲜花

比浪花还要绽放

 

那一层层晚霞映红的地方

就是永兴岛

岛上炊烟的升起

总在日落之时

 

那满天晨曦照亮的地方

就是永兴岛

岛上渔民的渔船,出海很早

他们划向的方向

就是晨曦射过来的方向

 

 

金华江边有所悟

 

微雨之中,我再一次来到江边

沿着杨柳垂拂的小径孤独前行

途中遇到过几个百无聊赖的少年

喧嚣的市声跟随身边,怎么也摆脱不了

 

还在到来之前,我恰陷入深深的困倦

旅途的奔波、对世事的厌烦,以及

无端遭遇的无来由的深重的虚无感

即使最深沉的睡梦之中也无法消除

 

大梦一场,也抵消不了内心的抵触

那些所谓功名利禄蝇头小利的计算

如浓厚的无处不在的雾霾一样包围人世

每一滴汁液都蕴含微量毒素渗入人们的神经

 

在流淌的金华江边,我慢慢地走着

目测江对岸世界的广度,体验时间的长度

清风携带着细雨飘散到我的脸上

我的呼吸开始和江流一样变得平缓起来

 

在青色的天空下,在越来越开阔的江面上

我看见一只白鹭在微波之上缓缓地飞行

 

 

鼓浪屿的琴声

 

仿佛置于大海之中天地之间的一架钢琴

清风海浪每天都弹奏你

流淌出世界上最动人的旋律

 

这演奏里满是一丝丝的情意

挑动着每一个路过的浪子的心弦

让他们魂飞魄外,泪流满面

 

确实,你是人间最美妙的一曲琴音

你的最奇异之处

就是唤起每一个偶尔路过的浪子

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一生中最美妙的经历

 

然后,他们的心弦浪花一样绽开

在这个他们意想不到的时刻和异乡

 

 

老人和花草

 

老人们喜欢坐在树下

老人们还喜欢站在池塘边

看荷花,看鱼儿戏藻……

 

老人们总是在公园里

他们三三两两,喜欢和花草们呆在一起

他们也和花草一样,都安安静静的

 

这多像一幅画啊

我也正在一步一步地走进这画里

 

 

冬天,只剩下精神

 

冬天,把大地都暴露了

野草枯了,森林光秃了

河水也被冻结封存了

再没有什么秘密可以掩藏了

 

冬天,把动物的行踪也暴露了

空空漠漠的白茫茫一片

放眼看去什么都是一清二楚的

一点点黑影也会格外醒目

 

冬天,把人也给暴露了

天寒地冻,再也不能为所欲为了

日子贫瘠,也没什么可炫耀和自得的了

人心底的那点念想也遥不可及了

人活着,就剩一点精神了

 

这点精神,就暴露在天地之间

这点精神,就是人的一口气

仿佛荒凉的村子上空还缭绕的那一缕炊烟

 

 

天使回故乡

——致春节返乡的铁骑大军

 

罗小虎是我的一个外甥,如今落户东莞

他迷信:头发落在哪里,哪里就是故乡

他决定骑着刚买的摩托车赶在年前回家理发

虽然家乡离东莞有近一千公里之远

 

罗小虎将决定告诉小他两岁的女友

女友竟两眼发光一阵欢呼

耶,我们可以象天使一样

在高速公路上高速飞驰,好浪漫呀

 

女友的惊呼声吓得路边的麻雀乱飞

抬眼看天空已无大雁的踪影

罗小虎有些欣慰又有些茫然

毕竟,这是他二十岁人生的第一次长征

 

就这样,他们一大早全副武装出发

加入了京广高速上春节返乡的铁骑大军

这支铁骑混在大巴、卡车、货车和小车之中

仿佛一支混合部队,一路雄赳赳气昂昂北上

 

这支铁骑比较灵活,一会快一会慢

当汽车撞车停滞之时,铁骑轻松超车

当大车拥堵之时,铁骑见缝插针

只是,女友相拥的温暖还是抵御不了寒风侵袭

 

一场无法预料的冷空气发动空前的攻击

雨雪交加北风陡峭将一切瞬间冻结

京广高速地面结冰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停车场

从空中看壮观如新时代的万里长城

 

罗小虎的摩托车夹在车流和冰雪地上无法动弹

他也舍不得丢下包袱弃车而去

附近村民送来的热水和包子使他们不至绝望

罗小虎心中悲怆而又不甘地仰望着前方

 

当黑暗降临一切停顿毫无办法之时

罗小虎只好拿出手机向爸妈说明情况

他一边抽泣一边和女友紧紧相抱

两个人好像都看到了远方的故乡

 

此刻,他的心,还有她的心,都飞翔了起来

就象天使一样,回到了故乡

 

 

海南老街

 

芭蕉只是提供了一种线索

骑楼和海南话都在暗示

茉莉花香将我牵引到了一条幽暗的胡同

 

我低着头只顾埋头冒雨前行

抬头却是一幢陌生的南洋式家族大院

我肯定没来过这里,我迷路了

却偶遇一位有过一面之缘的本地女孩

我脱口而出:你女伴呢?

 

三天前,我随刚结识的当地朋友去一个茶餐厅

座中皆中学同学,两个女孩正当对面

一个性情活泼,一直参与海阔天空的聊天

一个清爽干净,却始终安安静静

只是,离开的时候当地朋友告诉我

刚才我起身出去买烟的时候

那个一直安静的女孩笑我

说这个大陆仔怎么这么有意思啊

 

到底怎么个有意思?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

她是笑我说的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大话

 

 

地铁景观

 

最酷最炫的都市气息,不是在香鬓衣影步履匆匆的大街上

而是在挤成一团的地铁里,酝酿发酵,扑面而来

 

那些突然安静下来的一个个面无表情者

其孤独感有多深,可以从其手机刷屏的时间有多久看出来

其焦虑感有多强,可以从其手机刷屏的速度有多快看出来

在飘散着汗香臭馊诸种复杂味道的暗淡狭隘的车厢里

对于每一个恨不得将自我尽量卷缩乃至隐形起来的个体

手机,是唯一闪烁的光亮吗?

 

其迷茫感,其困惑感,其隔阂感,其诡异感

在封闭的缄默的空间里弥漫着承受着

在等待戈多般的流淌的时间里传染着延长着……

 

 

清明

 

这一天注定细雨霏霏,或春光明媚

这一天青草萋萋,树木肃穆

这一天花亦安静,鸟亦低语

这一天水寂寞无声,山等候着前来扫墓者

 

这一天,沿途皆迷幻,似曾相识

老者和孩子,旧识与新人,死者或生者

都被春之魔力从各自角落吸纳招唤出来

每一个皆有缘者,每一个都仿佛亲人

 

这一天可以思前顾后,告往知来

借一场大哭卸下包袱,轻装出发

这一天可以穿越阴阳,抹平差距

蝴蝶白日盘桓坟地,燕子暮晚按时返回檐巢

 

这一天是一切交接、轮回和中转的平台

前乃冬之风霜背影,后为春之轻盈步履

一边是哀泣与祭祀,一边是踏青与高歌

悲伤与喜悦同一刻发生,酒醉催促高潮

 

这一天,神和鬼私自默契

应允许诺万物以安宁清静

这一天,天和地亦商量妥当

要启用这一天来达成一个世上的大和解

 

 

我管不住我的乡愁啦

 

我有利器,擦拭我的乡愁

比如浓霜,比如流云

比如寒风,比如暮色

在这样的擦拭之下

我的乡愁明晃晃

 

我有佐料,调剂我的乡愁

比如香草,比如黄叶

比如浓茶,比如烈酒

在这样的调剂之下

我的乡愁沉甸甸

 

我的乡愁有它自己的生命啊

它愈来愈厚,愈来愈大

仿佛一个器官,自行膨胀成巨无霸

我已完全无法控制它了

哎呀呀,它就要离我而去

远走高飞了……

 

 

在昭通

 

这些云雾缭绕的小城

其神秘,不在于一丝丝飘渺的云雾

而在于乌蒙山间的茶马古道

石阶上反复踩踏烙下的马蹄印

荒草里深埋的岁月的秘密和史籍的线索

 

这些云雾遮掩的小城

其神秘,不在于一缕缕纠缠的云雾

而在于街边蹲着的沉默的发呆者

路旁挨挤着的密密麻麻的杂货铺和客栈

每一个里面都暗藏多少心事、往事和故事

 

这些云雾笼罩的小城

其神秘,不在于一团团混沌的云雾

而在于大街上公园里到处充斥的激情男女

那些内心压抑不住突然迸发的火爆热烈

就像经常猛地探头出来的太阳,让你惊艳

 

 

写于5月18日收海南岛新鲜荔枝

 

飞机、高铁和快递,据说是全球化通用的语言

但我对此一直心存疑虑心生抵触

 

直到今日,我才真正理解了这一现代确凿含义

昨天海南岛诗友打手机说要给我寄新上市的荔枝

——就是苏东坡所说的“日啖荔枝三百颗,

不辞长做岭南人”的那种荔枝

我还权当酒话,未做理会,过后便忘

谁知今日中午两点,我就接到顺风快递通知

在京城收到了这份厚重的大礼

顺风真的是快过“一骑红尘妃子笑”的盛唐速度啊

 

吃着这思念多日以为不可能得的嫩液白汁的荔枝

我感觉自己真正读懂了所有关于伟大情谊的各种神话

 

 

珞珈山的樱花

 

樱花是春天的一缕缕魂魄吗?

冬眠雪藏,春光略露些许

樱花则一瓣一瓣地应和开放

艳美而迷幻,音乐响起

万物在珞珈山上依次惊醒复活

 

珞珈山供着樱花如供养一位公主

此绿色宫殿里,唯伊最为美丽

娇宠而任性,霸占全部灿烂与光彩

迷茫往事如梦消逝,唯樱花之美

闪电一样照亮在初春的明丽的天幕

 

珞珈山上,每一次樱花的盛开

皆仿佛一个隆重的春之加冕礼

樱花绚丽而又脆弱,仿佛青春

年复一年地膜拜樱花即膜拜青春

春风主导的仪式里,伤害亦易遗忘

 

偶遇风或雨,樱花转瞬香消玉殒

然一片一片落樱,仍飞舞游荡如魂

仍萦绕于每一条小径每一记忆角落

珞珈山间曾经或深或浅的迷恋者

因此魂不守舍,因此不时幽暗招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