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她:王雁翎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王雁翎 更新时间:2017/7/17 0:00:00 浏览:4451 评论:0  [更多...]

 

她胖了一点,脸大了一圈,依旧是短短的头发,趴在脑壳上,像一只硕大的向日葵,镶了一圈往里抠的边儿。

从外表上,看不出一点她与文学的联系。或者说,文学的精神潮水漫过她的身体堤岸,退潮后却一片虚无。

就是这样一个人,她说,她写起东西来文思泉涌,打字的速度竟然赶不上脑海中念头冒泡的速度。她说:有如神迹,好像不是她在写,是上帝之手在捉着她的笔,写。她有强烈的被上帝选中的感觉。

她说,她是女人身,男人心。

她说,她看了《铁皮鼓》,非常喜欢,那种荒诞、混乱。《九三年》怎么也看不下去,一看就要睡觉。

她说,在天才的眼里,一切东西都是活的。她的眼睛蓦然一亮,仿佛自诩。

我说,那就不是你的书,不用看。喜欢的,非常喜欢的,就把它读烂,烂熟于心,化作自己的血肉气脉,然后发自己的芽。

她说,她有一个生活欲望强烈、精力旺盛、永不言倦的母亲,对一切新生事物有强烈的好奇心,不懂的东西总要搞懂。总对她讲谁的女儿炒股赚了一百万,谁的女儿嫁了外国人出国了。

她说,女人还是喜欢一点文学好。你不能想象那些跟文学不沾一点边的女人是怎么想问题的。

她说,她的父母从小就不喜欢她,觉得她又傻又犟。她跟父母冲突不断,所以,她宁愿逃到广东打工。

她满不在乎的样儿,目光扫向窗外。

但我知道这是她心中永远的疼痛—— 一个不被父母认可的孩子,一个总是令父母失望的孩子。她的本意也是愿意让父母高兴的。

她说,她喜欢平淡的男人,在一起喝喝茶,她滔滔不绝地说,他就一声不吭地听。说累了听累了,两人起身去大排挡吃点东西,回家——这样就好。

她曾经写过一个爱情小说,给我看,我说,你以后不要写爱情了,这不是你的长项。你去写你的南方小镇,六七十年代潮湿隐暗狭隘令人窒息的小镇,你与母亲的冲突矛盾挣扎,这是你的写作资源。

果然,她写了南方小镇系列,一发而不可收。她说,好像拧开了水龙头。

后来,她终于懂得了爱情的感觉,她说那是疼痛,欲罢不能。

她说,她还是永远不写爱情。

夜深了,她不得不离去,低着头,缩着肩,隐没在夜色里。

她马上又要回广东打工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