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雪豹

来源: 作者:杨沐 更新时间:2017/7/3 0:00:00 浏览:5516 评论:0  [更多...]

 

沿着飞雪中严峻冰原跳跃而上

我已感觉不到还有盘羊野牦牛的气息

断崖如同割断绳索的船

漂游在混沌和时间里

 

我放弃并不兴旺的族群,牠们恐惧

甘意挤在低洼地带,与土豹为伍

瓜分岩羊和盘羊出没的雪线

牠们的梦已碎,暴雪托举我洁白世界

 

极目远望,世界仿佛由我的皮毛构成

每一瞬间图形变幻都能在我的四季找到呼应

意义从来都是我健壮四蹄奔跑过的疆域

我灰蓝色的眼睛定义目所能及的高原,分类一生见过的物种

 

谁没经过春天!当喧哗的冰融水沿深幽的

山阴线网格状涌漫,我也曾

身上每一块金斑都喜悦而无言

初夏的高原像载满鲜花的大船

 

金黄的油脂仿佛梦境,神密而甘甜

芳菲的山杜鹃梳妆春水,每一次潜水

我的金色皮毛都缀满花蜜

我在牠嘴巴里看到宇宙

 

我也在草籽浑圆的季节点染山神造化的银湖

吮吸月亮的乳汁,吞噬白色闪电

达瓦珠姆游曵于星空

白海豚戏耍草海

 

而冰川融化从未停止,浩大变迁

填山垫海,肉欲的腐臭涨起黄色泡沫

雷雨前的天空红肿而霉烂。杀戮是最好的治愈

罂粟的麻醉最好用泥石流铲平

 

庆幸我的伟大荒原吧,神授般的浩瀚裸石和金色冰川

我接受暴风雪一遍又一遍冲刷

在石头的波浪上舞蹈

比风雪更愤怒更洁白

 

我见识过最雄浑的风暴,仿佛千万个我

在天空中捕猎、巨吼

向世上最优美的闪电

炫耀我的雄性和妒怒

 

我承受地球上最高寒地寂寞

辽阔的昏黑起伏,纹丝不动的草木

时间寄放在朦胧山顶

而山顶,只在神祇降临才显露金光闪闪的真容

 

我确信,天际聚集的黑云是魔鬼愤怒的翻动

如同我身体里的血性和纵横高原的雄心

我的信念是奔跑,被命运激活总比

被命运驯服更能佩戴自己

 

我念熟于在草原上捕获黄羊和野驴

在岩壁上追逐岩羊盘羊,偶尔在森林里遭遇莲花

我精确地捕猎如同诗人精确地捕捉词语

在年青牺牲的血液里

 

我看到天使的纯良。但

别教我谦逊。谦逊只注解高贵

也别教我俯身低就。盘羊的意义除了它自己的意义

就是被食肉者所食。在阳光初升的喜马拉雅山间

 

风吹着我的毛发,我会向与我平行且在飞行的

秃鹫瞄上一眼,尽管我对他者啃食过的食物

饿死也不食!但我永远向那些高尚的食腐者

表示斗士的敬意

 

伟大的傲慢还会遭遇猫的觊觎

那些软小的无理性族类

希冀攀附达到借种传代,或者仅仅

迷惑于我金灰的毛发和严肃的神情

 

我有时也迷惑于牠们摇曳的玖红

不知所以的尖叫和佯装的独立

通常三两回合后牠们不攻自破

通常我毫不吝啬挖苦的天才

 

老虎才当吃亏的君子,我诅咒

咸湿的目光、手和语言

诅咒低媚的奴性

没有自知之明的自我献祭

 

而宁静的爱情再也没有到来

雪白俊美的牡豹总在另一座山头

有一阵,我迷恋蓝色水洼里一只金色的眼眸

夏天过了才恍然大悟,那是金边的太阳投在水里的倒影

 

秋风吹沙,我向喜马拉雅更高处迁徙

在冰雪包围的心中之眼

我从东走向西,走向左和右

哪里是香巴拉,金鹿跳跃的山洼,金雀唱歌的蓬勃未来?

 

我现在越来越不怜悯因贪吃一口

而跑在最后的黄羊,愚蠢是自己造成的

被我拖上山崖的牺牲没什么悲剧可言

大自然自行其是,只不过都在轨道上运行

 

宿命是,活着时,你们成群结队悠闲在草原

我纯洁地孤独在半山,把天空和冰峰仰望成我的流年

倒是那些两腿的生物挖虫草采金银,攫取自己并不需要的天物

死亡会在另一头开导他们

 

在对大山和冰川长期仰望中

我相信有一种信仰联通着远处的山,山上流下的水

飞翔的鹰以及他们嘴里逃生的野兔

只是我不会放弃门牙

 

继续尖锐于任何攻击。向土豹开战

挑战各种霸权和绝不反思自己的大佬主义

雪豹是喜马拉雅之王,我站在地平线

已高出你们六千米

 

时间流浪于雪原,我已站成半崖上一座庄重庙宇

语言是我搭命的伴侣,而我沉默寡言

已经跟半山间那只鹰君子协议

当有一天我光耀于伟大荒原

 

牠用翅膀引领我

飞升和燃烧。而在此之前

我决不放弃下山杀戮

祭奠自身这座雄伟宫殿

 

2017年6月17~19日  于苏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