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李荣华:一只流浪狗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李荣华 更新时间:2017/6/25 0:00:00 浏览:2726 评论:0  [更多...]

闲来无事收拾杂物,在一个年代久远满是灰尘的土黄色手提箱里,意外找寻到一件很有趣的东西。

那是一个很寒碜的木质盒子,里面存着一幅边缘泛黄的画。画里的主角是一只狗,眼睛光彩熠熠,除此之外整个画面都是灰灰的。我对着画百感交集,其实刚开始看到盒子的时候记忆的闸门就已打开。这是属于我和亲爱的小狗狗之间的故事。

那年夏天我大概十来岁,有一天午后,一只幼小的被其他动物撕咬得遍体鳞伤的流浪狗,窝在我们家柴禾锅边不走。它全身脏兮兮的,低垂着脑袋,头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在流血,还耷拉着块皮,很可怜也很骇人。我很害怕,奶奶却把它托起,用消炎水帮它清洗伤口,涂上红药水后再抹上药粉。不久,它痊愈了,很活泼,不再是刚来时的胆怯。它身上渐渐长出毛发,黒绒绒的很漂亮,尤其是那双似会说话的眼睛,充满灵气,摄人心魄。它是一只特爱撒娇的狗,喜欢绕在我脚前脚后蹭来蹭去,对我摇头摆尾,眼睛里一片清亮。然而我不喜欢它,总是吼它或一脚踹开,它竟丝毫不在乎,围着我雀跃不止。在这之前,我并未养过狗,只听说狗很忠诚,不知是否都像它一样调皮。我只当它是一条固执缺爱的狗,可它却依赖上我这个同样固执且冷漠的人。其实它给我最直接的触动,就是它的天真无邪。聪明如它,会按照我的言行举止乖乖顺服。偶尔玩躲猫猫,它会藏起来让我找,如果我不找,它就自己出来,仰头向我吐舌头,而后再藏起来等我找。每次回家,它会兴高采烈地舔我的脚,出门时,非要跟着我。

时间一天天过去,狗狗虽变得很健壮,但仍会被其他的狗欺负。听见它急切的汪汪声,我会一阵揪心,随即跑去捡块砖头,恶狠狠地砸向那只欺负它的狗。

有一天,我忽然发现它不像以前那样神采奕奕了,总喜欢在门外的草丛里睡觉。我当时并未在意,直到后来,它开始对靠近它的人狂叫,身体出现了痉挛。奶奶推测,可能是爷爷在它身上喷的虼蚤药,随着皮肤渗入体内导致了中毒。我轻轻地抱着它,捋顺它的毛发,抚慰着,它黯淡的眼神让人心疼不已。后来给它注射了解药,往它嘴里灌了葡萄糖,但也未能纾缓它的痛苦。看它颤颤巍巍地反复站起又跌倒,直至无力瘫痪在地的瞬间,我回想起先前,它对着我们摇头晃脑的情景,再也无法忍受,泪流不止。

那是一个内心杂乱的夜晚,风呜咽着从我的衣领裤腿划过。星星发着惨淡的弱光,照在蜷缩于葡萄树下水泥地上,已缩成小小一团的狗狗身上。听着风中糯糯的呻吟声,我只能站在狗狗背后,毫无动作地煎熬着。

次日,我蹲在狗狗旁边,握着它哆嗦的小爪子,顿时领悟到生命在手掌渐渐消耗的无奈。它已经奄奄一息,嘴巴抽搐,偶尔撕心裂肺地咆哮两下,双眸茫然地瞅着我。我感受到它的痛苦和绝望,只能不停地喂它喝水,但那些水最终都流了出来。

临近傍晚,艰难地给狗狗喂食后,不久它四肢僵硬,我拼命地喊奶奶快来。在我们慌乱的急救下,它猛地一声狂叫,我以为看到希望,结果它却再也不动了。它的眼睛在睁着,我分明看见它流泪了。我匆忙回屋,跪在床边,痛哭着向上天祈求我的狗狗能苏醒过来,许了很多愿望。然而,等我睁开眼睛,并没看到伶俐的狗狗,它所卧的角落只剩了斜流的液体被昏黄的夕阳渲染。爷爷用铁锨把它掩埋了。

后来,我一直在思索狗狗的那一滴眼泪。我习惯性地站在门口翘首盼望,甚至还在它最后待的地方给它画了一幅画,但我一直忘了给它取个名字。如今,蝉不再鸣叫,整个夏天如此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