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王姹:定安情缘道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王姹 更新时间:2017/3/14 0:00:00 浏览:446 评论:0  [更多...]

定安有一条古道,叫情缘道。据说是元代皇子图帖睦尔流落琼崖客居定安时,和定安娘子青梅常走的一条路。难得的是,颠沛红尘中的落魄皇子,看尽兴亡,拍遍栏杆,顺境逆境中懂得隐忍节制,又有心爱的女人红尘相伴,终等得云开雾散,回宫做了天子。

许多年过去了,江山已更改,美人也早化一抔香丘,唯有这条古道,还笼聚着些许灵性。倘若当年此路有名,我想,它该叫“爱情路”吧,可惜被史书遗漏了去。

这是一条黄沙土路,与想象中的古道相比,实在大相径庭了。它比不上四川松潘古城里的松潘古道,景色算不上大美,名气也不大。在温润的南方,这样的黄沙土路,应该不会少见。

好在这个季节,绿树冒出新芽,渲染一种生命的明快。古道显得沉寂、悠长,不失幽雅和清丽。古道的两旁,不知名的野花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开满一年四季。百年古树高高莽莽,郁郁苍苍,把古道掩映得愈发静谧安详。风吹过,残留在树上的露珠,飘着,跳着,一滴一滴滚下来,洒在人的头上、手上、背上。古意盎然中,掩不住簇簇岁月落下的痕迹。

没有人声、没有车鸣,唯有鸟语,打破了千百年山林深谷的宁静。这空旷世界里的寂寥,顿时活泼生动起来。

最觉得浪漫的,是惊鸿一瞥中,犹能看见当年那段曾经满目照耀的爱情,在山水秋风中,猎猎地飘过,这便足够了。所谓的“一眼万年”,便是此时心境吧。命运中的一次相对,一眼就是永恒。一帧风景,往往也是如此。

浪漫的爱情故事,总是鲜见完美结局。三月里的岭口乡村,可见槟榔花清艳凛冽,一场细细的花雨过后,爱情故事渐行渐远,起因与结局皆不甚了了。南方春和景明的清新,实在是亮眼亮心,不会有大漠古道的悲壮点缀离情,令之苍凉幽怨。

700年过去了,红颜早已如“萧萧墓草一样寂寞”。当年翩翩少年成了一代君主,回首琼崖旧事和故人,大抵也是“忘了除非醉”的了。只记得,那一抹旧时月光,陈旧而迷糊,那个会哼唱戏曲的定安娘子,一方水袖自如舒卷,美如谪仙。

突然一夜狂风骤雨,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曾经的过往,只在某个午夜梦回的碎片中,才有可能依稀重现。这个情深的男子,至死怀念的,仍是数年前的那个为他疗伤的定安娘子,是数年前那个令他重生的南方故乡。

亘古的风,一阵过去,又一阵过去,年年把岁月收拢,不露半点痕迹。传说永远暗香浮动,散落在清灵温煦的时光里,散落在这片沉默的土地上摇曳如风。当喧嚣与繁华如潮水般退去,一切沉寂下来,田野宁静,古道清幽,历史的痕迹却历历在目。

这条情缘道,是游客到了定安,总想要来的地方。我曾带着相熟的友人和同事,到过这里多次。这里的庙宇,供奉着文宗、王官和青梅,是当地人心目中的神。这里的人外表粗糙,却心怀清澈,说的是当地话,有一种柔软的韵律美,和原始朴素的味道,未经修饰,天然而本真。

在这个“富庶甲于一方”的地方,除了生长庄稼,还生长不少美丽的传说。传说是这片土地上最为茂盛的庄稼,渗入到这里的世俗与精神,使得这里的人们,拥有如此丰美的精神的绿洲,这是一个奇迹。

路口有个驿站,旁边有卖茶的老者,在古榕下招应着客人,热情地给客人讲皇子和青梅的故事,点滴的细节扣人心弦。情缘道、鸟巢、爱情树、元帝树、百年不衰的古榕,时时可见叫不上名字的植物,都被他渲染得鲜活有趣,似乎那段故事离他很近。时光缝隙下,那些遥远的古人和旧事,忽然变得清澈明亮,这实在让人觉得惊喜。

古典年代的纯真爱情已是蒙尘旧事,人声鼎沸的古道也已破败萧条,只有传奇还活着。怀旧的事物,坠落到生命的最深处,也是教人不胜低回的。似乎只要来到这古典意境里,轻而易举的,便会收获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爱情。

我的脑海中不时涌现出这样的画面:一位玲珑袅娜的女子,裙裾飘摇,优雅地行走在幽幽的古道里。伴着她的,是一个心怀幽情、温润如君子的少年。一抹阳光穿过浓密的树叶,斜照在两人的脸上,闪现着圣洁而灵性的光泽,他们的身影渐行渐远,许久,只能看到两个黑点在路的尽头移动。风烟尽处,斜阳正好。而古道上,非常清晰地传来的,仍是他们从容笃定的脚步声,和两情相悦的青春心跳。

一条幽幽古道,似乎也是一种隐喻。它站在那里,满怀禅机,而沉默不语。像一位默然的使者,联结着古昔今朝,应和今人猎奇的目光。时光如刀,在古道上刻下沧桑,刻下萧索,却永远无法抹去曾经的存在。它仿佛一个梦,缥缈、微醺,透着没落的美感。

谁都以自己的方式活着,无论传奇或平凡,却也一般步履匆忙,经历世道莽苍。彼时花开,盛极花落,笑声泪影,刹那芳年。而千载之下,风烟俱净。古道尚是如此,人何以堪!

人间真味,想来不过如此吧。不远处,飘来一曲《红颜劫》,已逝的女歌手姚贝娜唱得哀怨惊魂,天籁之音,不绝于耳:

 

斩断情丝心犹乱,

千头万绪仍纠缠。

拱手让江山,低眉恋红颜。

祸福轮流转,是劫还是缘。

天机算不尽,交织悲与欢,

古今痴男女,谁能过情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