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普通邮票与E-mail

来源: 作者:倪平 更新时间:2016/2/3 0:00:00 浏览:11635 评论:0  [更多...]


现代人常用E-mail进行交流和通讯,这带有英文字母的“东西”叫电子邮箱,它能代替人们以往邮局的寄信功能。而与我们密切相关的邮票恐怕没有人不熟悉它,那时,当人们给家中寄封家书问安双亲,安慰老人;或给心爱的妻子、情人发封信函联系沟通感情;或是给兄弟朋友送上一份美好的祝福和励志言语。都要到邮局寄去封普通平信,贴上邮票将信函寄发出去,期待对方能早日看到你亲笔写的文字,那年代信函是我们与外界联系的主要工具。我们周围大部分人都是从七十、八十年代过来的人,对普通邮票眷恋的特殊情感总是挥之不去依依惜别,回想起来每个人都有一段美好的情结,许多往事仍值得回忆并铭记在心。

1979年开始,因工作关系我经常要给报社寄发稿件,稿件中有文字稿和图片新闻,那时几乎每天都要跑到邮电局寄信。普通信件每封八分钱邮票,航空信函每封一角钱邮票,本省的信件不超过20克我就寄八分钱,若是寄往内地的信函我就加2分钱寄一角航空,另加贴“航空”标签,以便使我寄发的稿件尽快到达报社,早日用铅字登上报端,实现其稿件的时效性。于是,我到邮局时总是一次性向全国各地的报纸“撒网”,发出二十几三十封信函(稿件),每次花费一般在三元左右,以求稿件获得最大的采用率。这样一来月底收人的稿酬也能有二、三百元收入(将近当年每月的工资收入)。除去信封邮票等费用我还是有利可图的。那时,到邮局我为了省事总是一下子买回三百元八分面额的邮票,放在家里方便随写随发,随贴随寄,减少发信贴邮票费工误时,第二天发信时,就在傍晚时大约五六点钟,赶在邮箱开启前直接将信函投入邮箱,估算过明天稿件就送上了邮车,迅速到达报社目的地或转往机场直接上飞机,送往祖国各地的报社了。有时候碰到刮台风或下雪天气,稿件到达内地的报社后,往往错过发稿的最佳时机,稿件失去了时效就如泥牛入海,杳然无信,我只能眼巴巴地干等待着。

那时候的通讯相对落后,信函通过邮局寄发非常被动,遇到恶劣天气误你十天八天是常事。2000年,我大儿子到内地大学读书,由于在省外大学攻读四年,家长的联系还是通过书信方式了解孩子近况的,等孩子收到信后再向我们回复,那已是近一个月时间了。那时候E-mail在全国范围里还不普及,学生和家庭中几乎很少有电脑使用。有一次,儿子所在大学发出天气寒冷的预警,说是当地要下大雪,气温骤降,天寒地冻,要求学生提前做好防寒准备。儿子提前来信叫家长在家里购买防寒呢绒内裤内裤,收到信件后,我立马到商店购买,但到准备寄去学校时,海南这边的寒冷天气早已过去。衣服刚刚寄出不久,孩子就回电话说,这里寒冷天已经过去,校园丽日高照,春光明媚,已用不上穿呢绒内裤内裤了。他收到后只好等到放假,又从几千公里之外的学校将呢绒内裤内裤打包邮寄回家。

记得九十年代初期,我当时在海南某报社任职,报社派我到珠江三角洲一带采访。在广东省出差的每一天,我都非常关注当地的《南方日报》《羊城晚报》和《广东农民报》刊载的新闻,我发现几家报社的记者当日在广东的开平、恩平和江门、中山、南海一带农村,发出的新闻图片和文字稿件,都能在第二天的报纸上刊载,我感到非常新鲜。看到他们的稿件总是在第一时间见报,我暗暗敬佩记者们的敬业精神!“稿件来源这么快,他们的图片和文字是怎么到了报社?莫非是传真?但图片怎么传真呢?再说出报时还是彩色相片呢!”一连串的问号,让我十分好奇。后来我在中山市采访中遇到一位姓程的《羊城晚报》摄影记者,问他:“你们报纸的时效性真是太快了,图片也一样!”程记者告诉我,“他们使用的是互联网电子信箱,几秒钟就能根据电子邮件的地址,准确无误地将稿件送到报社,报社就能及时让编辑编发,赶在当天傍晚出报。”听程记者介绍,我才发现有这么好传递方式。到了后来我才慢慢发现这种传递速度之快的“东西”叫E-mail,它是通过新兴的科技互联网技术,利用电子手段提供信息交换的通信方式,通过网络的电子邮件系统,用户可以以非常低廉的价格和非常快的速度,几秒钟之内可以发送到世界上任何指定的目的地,与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的网络用户联系,E-mail还可以发送文字、图像、声音等多种载体的现代化通讯技术,实现轻松地信息搜索、传递、传播,以高能量更好地方便了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与交流,促进整个社会的协调向前发展。

“但是要实现如此快捷的传递方式,没有电子邮件地址要发送稿件是不行的。”程记者介绍说。于是,我从九十年代中叶开始,十分留意报纸、杂志及各种媒体上标注的电子邮箱,将其仔细记录下来,用于今后投递发送稿件,逐渐地我邮寄稿件的方式也渐渐地向电子邮箱转变。到目前止,我收集到的各种报刊、媒体和个人E-mail就有几千个,为我今后信息交流和相互间的通讯提供了种种方便。

进入九十年代末期,电脑已成为家用品,几乎家家户户都购置了电脑,有的人还拥有了手提电脑,加上一些单位也纷纷使用电脑电子化办公,这时,我乘势而上在家里自学电脑操作,不多久就能得心应手地使用电脑写稿发稿了,高效率的电脑操作让我工作轻松了很多,电脑成为我必不可少的工具之一。远在新西兰居住的二儿子,在国内读的是电子计算机专业,他知道我喜欢电脑后,并常使用E-mail发邮件,便给我申请了个人邮箱,他告诉我这种邮箱最大的特点是速度快、容量大,今后发信件、发材料、发相片都能用得上。若想别人给你发信,就把自己的E-mail告诉对方,这样就可以坐在家里电脑旁收邮件,一边弄着鼠标,一边构思写作,称心如意随心所欲地自主办公了。

自从有了E-mail,我几乎不迈进一次邮局寄过一封信,邮局在我心中显然已被时代抛到了后面,但邮局仍然在改革开放中正常运转,担当起时代的重任。回忆逝去的岁月,邮局曾经是我从事写稿生涯的起点,满载着我曾经取得的丰硕果实,寄托着我昔日、今天和明天的希望。在如今的信息时代,除了计算机的E-mail,还有现代化的通讯设备,如智能手机、微博、微信、QQ邮箱等,能让人们的交流更方便、更自由、更频繁,其信息量之大,时常令人目不暇接,变幻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