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书推荐

黄仁轲:猫在人间

来源: 作者:黄仁轲 更新时间:2015/12/8 0:00:00 浏览:8424 评论:0  [更多...]



《猫在人间》内容简介 


《猫在人间》这部小说,讲述的是一只猫与人之间的恩怨历程,揭示的是人类破坏自然环境所带来的严重生态危机,希望唤醒人们关注生态、关爱自然,呵护好我们的自然环境。

小说采用超现实和拟人的手法,讲述了一只爱惜名节、爱发牢骚、渴望自由却又倒霉透顶的猫,它被人从树林里捕抓后,卖给了城里一位老妇人当宠物,给老妇人解闷儿。在老妇人家,它经常受到老妇人的儿子——男一号等一干人的虐待与羞辱,不是被训斥,就是被毒打,特别是老妇人的孙子——男二号,听说吃猫肉能壮阳,性功能不强的他,时时都想把猫杀了。老妇人死后,猫的处境变得更为危险,为了逃避人的迫害,它决计离开这人家,逃离这城市,想尽办法回到它美丽的家园——那片它曾经栖身的树林。猫在逃亡的路上,经历了种种的危险,不是被人追杀,就是被疯狗追赶,最后凭借着漂流在河面上的一块塑料泡沫侥幸得以逃脱。它历尽千艰万苦,眼看就要回到美丽的家园,想不到又被一位农夫抓获,可谓逃脱了魔窟,又掉进了鬼坟。在农夫家,它的日子同样不好过,主人安排给它的任务,就是管住偷吃粮食的老鼠,可老鼠们太狡猾了,经常借机作恶给猫找茬子添乱,让猫受够了人的指责和惩罚,还被打成了重伤,最后是在悲愤中死去。

小说内容分为“城市的光荣与耻辱”、“逃亡的艰辛与危险”、“逃离了魔窟又掉进了鬼坟”三个部分,内容丰富饱满,情节生动有趣,运用了大量创新的情节和真实动人的细节描写,除了涉及猫和人,还涉及猫和猴子、狗、老鼠等其他动物,具有浓厚的诗情画意。

小说在构思方面也很巧妙,就是通过这么一只猫追求回到幸福家园的坎坷经历,展现出它在人世间所遭受的种种磨难,刻画出了它内心所承受的巨大痛苦,达到了对人性阴暗面的无情批判,希望唤醒人们更多地关注人与自然的和谐,反思人类的破坏行为。

作者在对人性的极度批判中,还展现出一种乐观主义的情怀,通过刻画小女孩这么一个天真、纯洁、善良的角色,充满着对一个人与自然和谐的世界的热切期盼,不至于让人对未来感到绝望。


文本选读

 

像我这样一只猫,是非常少有的

 

我是一只猫,一只对人友好却得不到人尊重的猫。

趁小命还没有被人拿去之前,我想说一些关于自己的事,算是自我的告白;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把遭遇的一切都说出来,就当是给自己留下一部传记(名字已想好,就叫《猫在人间》),让大家知道我这只猫是如何在这人的世界里混的,最后又落个什么样的下场。这里要郑重声明,如果某一天大家发现我不明不白地死去,不管是横尸街头,还是溺死水里,那一定是人干的坏事。

这种不吉利的话,其实不应该说,说了总会应验,很担心的,就害怕哪一天自己真的会暴尸街头,让人捂着鼻子,恶毒地说道:“你们看,那儿有只死猫,臭!”

不说了,不说这种晦气的话了。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作为像我这样的一只猫,是非常少有的,或许五百年才能出现一个。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这只猫非常的奇特,我不但能听懂其他动物的语言,并与之进行交流,还能听懂人的话。人,那可是高级动物呀!他们所说的话,用词很多,句子很长,内容一般都比较复杂,而且都暗藏杀机,不是谁都能听懂的,只有我这只猫例外。更重要的一点是,因为吃了人的口水,让我具有一些人的思维,这就请诸位注意,如果我说出来的话跟人相似,或者胜于人,你们千万不要大惊小怪,更不要认为我是无中生有或是胡扯。质疑一只猫怎么会有人的思维的人,其实是自以为是,没有真正发现我这只猫的本事。我没有丝毫的自吹自擂,谁见青蛙鼓气会变成水牛呢?谁见山羊抬头会变成长颈鹿呢?如果没有这点本事,我能在人的身边混饭吃吗?

要说相貌,我长得更不赖,堪称猫中俊杰,不是随便就能见得着、找得到。你看我的样子吧,身躯魁梧赛过满月的小猪,四肢健硕如笔挺的水竹,灰色的毛皮光滑透亮,蓝色的眼睛如宝石发光,俊俏的胡须根根抖擞,只要“喵”上一声,准叫四方的老鼠惊恐,就是狗见到我都会忌妒。

当然这也不好,有几只猫妹常在夜里来找我,找我也就算了,最烦的是她们不懂得嫌让,为了我,常常争风吃醋,整夜里号啕大叫,你追我赶,全是学了人的坏习惯——好色又自私,弄得我不胜烦恼,也扰得四邻不宁。它们还因为我的屁股有一块深黑,私下里给我起了个莫名其妙的外号——黑哥!

我是有思想的,总在思考着猫与人的各种问题。我常常想,为什么人只用两脚走路,而我们猫却要用四脚,如果能省出两只脚来多好呀!还有,为什么人杀死一只猫,只需踹上一脚,并且根本不当回事,而猫想杀死一个人,却总是无从下手。当然猫是从来不杀人的,我们猫没有这个能力,也不想干这种缺德的事。缺德的事,只有人能够做得出来。

我还时常想,为什么人的智慧总比猫多,如果猫的智慧比人多,这个世界还会不会是这个样子。据说人之所以聪明,是因为人学会了直立行走,学会了使用工具,而其他的动物都不能做到。先前听到这么说,我非常不服,也试着直立行走,但失败了,只好默认事实——直立行走和会使用工具是人的江湖本领,而猫永远只能用四脚走路,注定一辈子都要居人之下,受人侮辱。

我承认人有很大的智慧,可我敢说人有一半的智慧都不用在正道上,不是杀猫就是害狗,净干些鸡犬不宁的事。就是对于人的同类,也不见得怜悯,一直以来都不会停止杀戮。总之人一干起坏事,那是眉毛都不眨一下,皮肉都不抖一抖,没有丝毫的慈悲与宽恕可言。用什么词来形容人干坏事不知羞耻最为恰当呢?想起来了,叫做“脸不红心不跳”!

我可不是瞎说,我家主人就是这个模样。不信的话请各位留心观察,会发现我所说的都八九不离十,丝毫没有故意往人脸上抹黑。

喜欢抹黑是人的伎俩,猫可不是这样子。

  

猫哥,想跟你说件正经事

 

经过这么一次打击,老鼠们是再也不敢出来了,连在洞里打情骂俏都不敢出大声,只能静悄悄地进行。屋子里终于得以安静,主人也开始对我刮目相看。

昨天夜里我听到夫妇俩在床上说话。

女主人说:"多亏了这只猫,把老鼠都赶跑了,这几天夜晚屋子里安静得让我不敢相信,安静就是好,睡觉就是香。"她进一步说道,"只要我睡得好,身体没了毛病,咱们就可以再要个宝宝。"

男主人说:"看来咱们不白捡了这只猫,只要它管得住这些让我讨厌的老鼠,我就不会对它动刀子。"

我真的不知道如何说,这人怎么能这样呢,动不动就说要对我动刀子?我犯贱了是吗?哦,是的,我是犯贱了,只有犯贱了才让这人不高兴时便要拿刀抹脖子。男主人的话虽然让我听了寒心,但我还是找到一点儿的欣慰,起码在目前,他还不至于会对我动刀子,我也就有时间做下一步的打算。

今天中午我回到习惯呆的房子里,准备好好休息一会儿,因为晚上还要看护老鼠,不许它们出来为非作歹。我现在是再一次的寄人篱下,为了博得人的半点儿笑脸,我得尽心尽责去做事,并且要拿出十二分的力气。

就在我要入睡时,突然感觉老鼠洞里有动静,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我睁开眼睛,只见对面墙脚处的洞口里伸出一个尖尖的脑袋,我以为是哪只老鼠饿得顾不上命,又要出来找死了。等到它完全爬出洞口,我才发现是鼠老大。

我很诧异,心想这鼠老大是不是吃错药昏了头,竟然跑出来找死了。我预备要走上前去,却听鼠老大急切地说道:"猫哥,别……别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我明白了,原来鼠老大是来找我谈话的。老鼠找猫谈话,在人看来不是滑稽可笑,就是天方夜谭,可以当作古今传奇了。既然它有这份心,我也就准备洗耳恭听。

"谈什么,你说吧。"我对鼠老大说道,并竖起一只耳朵,准备听它说。

鼠老大蹲坐在洞口,两中豆粒大的眼珠子溜动着,明显在想着什么贼头贼脑的事。只见它扭着尖尖的嘴巴,开口说道:"猫哥,我……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跟你说件……正经事。"

"有屁就快放吧,只要不是太臭就行。"我说道。

"猫,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跟我们作对?"鼠老大说道。哎哟哟,你听它那口气,够大的了,这哪是什么谈话呢,分明是在责问我,还很有理由似的。

"我为什么跟你们作对?问你自己吧。"我说道。

"我们不就是偷一些谷子和地瓜干吃吗?你何必这样呢?"它继续说道,"虽说咱们生来就是水火不能两立,但你也不至于这么做吧?我们又不犯了你什么?"

"你说得倒轻巧,你们不犯我什么?你们的做法不得人心,让我挨了人的骂,知道吗?"我说道。

"你不是刚刚才来这里的吗?我们又连累了你多少呢?"

"这不能用时间的长短来说话,只要我在这儿一天,你们的所作所为都会影响到我。"

"我们不就是偷吃一些粮食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只要是人的东西,你们都不要动,除非人给你。"

"猫哥,你也真会开玩笑,人这么吝啬,又这么歹毒,你想他能给什么吃的给你呢?"

"都给呀,一天管两顿饭,有时还加上一两个小鱼头。"

"可人没有给我们呀,人要是给我们吃的,哪怕是一丁点儿也行,比如几个地瓜,我们也会心满意足,还懒得去偷呢。"

鼠老大,说的够好听的了,就跟唱的一样。"几个地瓜,我们也会心满意足",对贪得无厌的老鼠来说,这是多么虚伪的话!我原以为这世上只有人才会虚伪,想不到这老鼠也这么虚伪。我只能说道:"你们老鼠太多了,给多少也是不够吃的,想让人把东西给你们,不可能,不过我倒是有个建议……"我没把话说完。

"太好了,你快跟我说。"鼠老大抹着尖梢的嘴巴,露出两颗尖利的牙齿,一副急不可待的样子。它以为我会给它什么好的建议,真是笑破了我的肚皮。

"你今晚先做个梦,看灵验不灵验。"我笑道。

鼠老大见我在戏弄它,顿时恼怒,关上嘴巴,把牙齿咬得叽叽响,但对于我,它只能忍。

"猫哥,你真好呀,给了我这么一个好的建议。"鼠老大不阴不阳地说道,"不过我就是很纳闷……"它没说下去。

"怎么了,你有想不明白的事?"我想知道它究竟纳闷什么。

"我就不明白,"鼠老大说道,"人什么都不给我们,可凭什么人一天管你两顿饭,还外加一两个小鱼头?你说,凭什么?"鼠老大对我从人那儿得到这么一丁点儿的好处,看起来相关不满。

这鼠老大,我真不知道应该怎样去说它。它看似巧舌如簧,其实是愚不可及。我只得说道:"那是因为我帮人抓你们这些老鼠呀。其实一天两顿饭两个小鱼头算什么,我以前在城里过得更好呢,每天有大鱼大肉吃。"

"吹牛!你以前在城里有大鱼大肉吃,为什么跑到这穷村子里来吃一两个小鱼头,还要处处为难我们。"鼠老大讥笑道。

"这我就不能告诉你了,总之我来这里是有原因的。"我说。我可不想把自己逃离城市的事情告诉鼠老大,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跟这老鼠说自己的遭遇,枉费心思,不值得。

"我看你是无路可去,才来这儿混饭吃的吧?吹牛都不怕脸红。"鼠老大说道,并恶意地叽叽笑了起来。

"随你怎么说都行,不过我警告你不要太放肆!"我说道。

"我没有丝毫冒犯你的意思,也没有打算为了人的两块小鱼头去做伤害同类的事情。"

他妈的这鼠老大,说话还这么带刺的。我再次警告它:"你说话可要把嘴巴洗干净了,免得我对你不客气。"

鼠老大见我动怒,赶紧赔笑道:"猫哥,我话说过头了,请多见谅。不过在下还是请你高抬贵手,让我们今晚吃上一点儿东西,这几天我那帮兄弟个个都没吃的了,整天嚷嚷的,让我不胜心烦,你就给我这个当头的一点儿面子好吗?"

"不行!我说过了,这屋子里只要是能吃的东西,你们都不能动。"我态度很明确,对它说话一点儿都不含糊。

"猫哥,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这人有什么好呢,你竟然为了那两块小鱼头死心塌地去给人卖命,值得吗?你不觉得掉格吗?你是不是要当狗了不成?人这废物,既不值得信任,也不值得交朋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变幻无常,残暴狠毒,等到哪天他不高兴,拿刀子往你脖子上一抹,你可就后悔莫及了。"

"我现在不想去评论人的是与非,我只是在履行好自己的职责,我必须明确告诉你这一点。"我说道。

鼠老大还是不死心,继续扭着尖尖的嘴巴说道:"你的什么职责呀,不就是为了两个小鱼头吗?你想吃鱼头是吧?我想办法弄来给你,只要你今晚让我们方便方便就行。"

"鼠老大,你就别在我身上费心思了,我是决不同意的。" 我再一次郑重地告诉它。

鼠老大见我态度坚决,花费的所有口水都达不到效果,不由恼羞成怒,大骂一句:"去你妈的!"

我可气了,向它猛扑过去,它够敏捷的了,猛地一转身,迅速钻进了洞里,让我连个影儿都揪不着。

 

跟狗进行辩论,人到底是什么东西

 

看到狗老是借着人的脸面在我面前耍威风,我真咽不下这口气,它自吹自擂倒罢了,还说什么甘当人奴才的种种理由,真是说大话不怕做噩梦,恬不知耻,我巴不得它倒个霉头撞断了腿。这绝不是妒忌,像它这种死不要脸的家伙,死心塌地要当人的二儿子,就应该有这样的下场。

我不想理它,可偏偏就绕不开它,每天清早走出门槛,便见它在门庭上游荡,它明显是无所事事,却说这是在巡逻,还美其名曰——看家护院,什么样的坏事,从它的嘴里出来,全都变成了好事,可以到主人那儿去邀功请赏了。

今天,我跟狗进行了一场大辩论,原先辩论的主题是人到底是什么东西。

狗说人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动物,没有任何动物比得上人聪明。

我说这人聪明的是很多,但半脑的也不少。

狗说人是最有能耐的家伙,人所做的事,无论是猫,还是狗,永远都不能做。

我说人有能耐个屁,人是这个世界上最歹毒的东西,我们不忍心做的事,人都统统做了。

狗说人是万物之灵,大家都得听人指使,按照游戏规则行事。

我说万物之灵多的是,谁离开了谁不也照样过得自由自在。

狗说这个世界只能由人来主宰,否则就会大乱。

我说这个世界不能只由人来主宰,否则就会出现大灾难。

狗说这是物竞天择的结果,谁都无法改变。

我说天道有规律,谁都不能保证永远称王。

狗说它最羡慕人有衣服穿,体面又文雅。

我说我倒希望人什么都不穿,还原他本来的面目。

狗说它最羡慕人用两脚走路,省去了很多麻烦事。

我说我倒希望人再用四肢行走,回忆一下那个曾经经历的年代,别以为他总是和猪猫不同。

狗说它希望有一天能像人那样学会使用工具,想干嘛就干嘛。

我说得了吧,你最好别学人使用工具,从你的本性来说,那样会破坏一切。我告诉它,人从学会直立行走,学会使用石头、木棒、铁器和枪炮,便一路地杀来,一路地作孽,一路地破坏,弄得生灵涂炭,无以复加。

……

我俩就这样争辩下去,谁也说服不了谁。后来,辩论的焦点转移到了我和它的身上。

狗说这个世界上除了人最聪明,第二个聪明的应该就是它。

我说第二个聪明的应该是猫,狗还谈不上。

狗说你放屁,你们猫就只会吃老鼠。

我立刻反击,你们狗还会吃屎呢。

狗说如果它不是第二聪明,人怎么喜欢它。

我说人喜欢什么跟是否聪明没关系,只看它愿不愿意当奴才。

狗说人喜欢它当然跟它的聪明有关系,它领悟性强,能够领会人的意思,比如听到人叫“噜噜”,便知道人准是在叫它。它还有敏锐的嗅觉,被埋在深坑里的东西,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它都能嗅出来。不仅如此,它还非常勇敢,对于落水的人,它都敢跳下水去营救,它反问我,要是有人落水需要急救,你们猫能做到吗?

我说我们猫虽然不能下水救人,但要比悟性,绝对比狗强,我们能从人的一喜一怒中判断出人会耍什么样的阴谋与花招。我们的特性更突出,就说嗅觉吧,只要用鼻子轻轻一嗅,便可判断百米开外存放着什么食物。我们猫的视力比狗还强,在夜间都能看见十米之外的老鼠抖动的胡须。我反问它,我们猫会爬树,你们狗能做到吗?

不容它回答,我进一步说,要说血统,我们猫比你们狗高贵得多。我说你知道老虎吧,那是我的远房表兄,长得硕壮魁梧,威风凛凛,气冠山川而威震八方,在最初的时候,人还远远不是它的对手,在那时候,是老虎欺负人,而不是人欺负老虎,就是人称王称霸的现在,对它也畏惧三分。

见它被唬住了,我又问它说,你知道熊猫吗?那是我的远房堂兄,虽然性格温顺,与世无争,但身份高贵,人把它供养得跟神仙似的,每天吃的东西绝不是一小勺饭外加两个小鱼头,也绝不是捡人嘴里吐出的残渣,它吃的东西都是人精挑细选出来的,比人侍候人还要高格。不仅如此,谁要是敢动它一根汗毛,哪怕是人,也要被绳之以法。

而你们狗呢,我继续说,据我所知,也只是和狼沾边而已。狼是什么东西,狼不过是在狩猎时懂得共同出动罢了,身份算不上高贵,在人眼里实在称不上是什么圣物,人喜欢把狼和狗相提并论,叫作狼心狗肺。

你知道狼心狗肺是什么意思吗?我先问它,然后告诉它说,那是歹毒的代名词。

狗辩论不过我,又受了我的一番奚落,不由恼羞成怒。它暴怒起来,对着我汪汪狂吠,张牙舞爪要扑过来咬我。我见形势不妙,赶紧跑到树上去。

它不甘心受辱,追到树底下,继续对着我汪汪乱叫,说你下来,你下来,我整死你。

我逗它,你上来呀,上来呀,上来我就给你整。我知道它上不了,便一点儿都不悚。

没想到女主人出现了,看到我蹲在树上,而狗在树底下狂吠,便发飙起来,“哎呀,我要怎么说才好,你看那只猫,不好好待在屋子里抓老鼠,竟是惹了狗去,你等着,看我怎么修理你。”

她拿起一根木棍快步走过来,要帮她的二儿子出气。看到她气势汹汹的样子,我便直蹿上树顶去,看她能拿我怎么样。

  

黄仁轲简介 

黄仁轲,男,黎族,海南省陵水县人,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毕业,现供职于海南电网公司。中共党员,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海南省作家协会理事。出版了长篇小说《张氏姐妹》、《大学那些事》、《猫在人间》,已完成了第四部长篇小说《荒城》的创作,是一名关注社会现实的批判型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