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小楼听雨

来源: 作者:杨福果 更新时间:2019/12/30 0:00:00 浏览:1651 评论:0  [更多...]

午后,一场瓢盆大雨让人有点措手不及。一时间风也跟着凑热闹,挟持着雨一阵东一阵西,像是淘气嬉戏折腾大人的一对孩童。

刚才还是晴朗朗的天,此时,东边乌云压顶,西边却是散漫的薄云里透着淡淡的蓝。

不多一会,乌云渐渐地将整个天空覆盖,雨点噼里啪啦打在雨棚,又落在屋檐下,狠狠地摔在水泥地板上,渗进泥土里。

此时,我正在楼上的小房间,准备午休。

斜躺床榻,我看着门外的雨时而像雪花一般在风里翻飞,时而在雨棚的排水管下齐刷刷的形成一道雨帘,雨棚上的声音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般急切,撩拨耳鼓,动人心弦。

那日上午的海口,天突然黑了下来,接着是一场狂风暴雨不由分说,霸气登场,我感觉听见的是马克西姆《出埃及记》气势磅礴的节奏。

从厨房里冲出,忙不迭地把所有的窗户关好,雨点还是硬生生在窗户拉上前挤了进来。

一时间,上午的天暗如傍晚,远处的楼群,早已白茫茫一片,楼群后面天晴时可望见的海,也被掩藏在风雨中。

城市的高楼没有屋檐,雨水把窗玻璃冲刷得干干净净,当雨停歇,窗户外那棵被雨水洗涤后的火红的凤凰依然灿烂,而紫檀的花,一地呻吟。

在石碌这样一座小城,风雨飘过的地方:滴水的屋檐,凌乱的电线,瞬间“流水潺潺”的水沟,河边的菜园,慌不择路的小狗,公交站里避雨的人,毫无方向感地伸展着的枝桠,还有顺着公路边沿向坡下流去的雨水。

这雨中看似凌乱的动图,竟是如此让人觉得舒爽。

有人说:从前石碌的午后经常会下一阵大雨,跟着便会出现漂亮的彩虹,晚饭后散步,一地的花瓣,一路的彩虹,感觉很美好。

现在的雨后彩虹难得一见,这样的下雨天城市里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在石碌这样的小地方尤其是近乎于“都市里的村庄”的矿区,雨水抚摸过每一处角落,在绿绿的青苔上滑过,总会莫名生发一种情绪,若有似无,极其微妙。

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匆忙,完全没有秋雨的缠绵缱绻,也毫无空间让人静下心来吟诗作对。犹如一种美好的遐想戛然而止,让人意犹未尽,而回过神来,眼前一片翠绿,风平浪静。

苏轼的《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是这么描写那一场突如袭来的雨的: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他自己仿佛在湖心经历了一场突然来去的阵雨,又来到望湖楼头观赏那水天一色的美丽风光。

我虽不是在西湖上泛舟,也不是醉眼看雨,小楼听雨却也别有一番滋味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