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汤飞:爷爷的宠物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汤飞 更新时间:2019/12/3 0:00:00 浏览:4024 评论:0  [更多...]


爷爷从裤包里掏出一块钱,让我去村里的小商店买根火腿肠。倘在平日,我早已迫不及待地夺过钱撒腿而去,可此刻心中却无半分高兴。因为美味的火腿肠并非犒劳我的,而是那只可恶小猫的口中食!

此猫作为救世主驾临我家,爷爷为之豪掷数十元的转会费。虽然无神论者从不相信有什么救世主,但对于正遭受群鼠欺凌的人家而言,一只勇猛的猫咪绝对是大救星。它除了头顶有一抹灰色之外通体白色,萌得无法无天。我一直很喜欢这个小崽子,在得知要喂它火腿肠之前。

白猫来我家时刚断奶。爷爷调了奶粉,装在奶瓶里喂它。猫咪茁壮成长,为改善伙食,爷爷又打算喂它火腿肠,这可是我和藕妹难得一尝的高级食品。

爷爷剥去火腿肠的封皮,折一半给小猫。只见它慢吞吞地凑上去,闻一闻,又警惕地瞄望四周,确定无人无狗亦无猫与之争抢后才小口小口地咬食。瞧它那悠闲嘚瑟的文艺范儿,一旁的我直恨得牙痒痒。

爷爷的宠爱很快得到了回报——夜间的阁楼再不是老鼠们的菜市场,肥老鼠遇上精壮猫咪,自然有来无回。我们都爱这只业务能力强、外貌超漂亮的家庭成员,爷爷一到家便叫唤它,抱着喵星人的头亲上一口,并常常带回一块猪肺奖励功臣。

遗憾的是,其乐融融的日子未能永远持续。某日,家中院里久不见猫咪身影,大家急忙四下寻找,毫无踪迹。此后数日,搜索范围进一步扩大,爷爷甚至到邻村去打听,仍旧无果。日子一长,希望渺茫,满心期待终究没有变成奇迹。

当有齿鼠辈又开始猖狂时,另一只灰色的猫如神兵般天降,继续白猫未竟之事业。乡下人家,猫治内患,狗御外“敌”。我们安了内立即攘外,从远亲家引进一只中华田园犬,因全身白毛而得名“小白”。爷爷延续爱猫的传统,喂了它许多腌制肉,小白的四肢“长拐了”,只得按照医生的叮嘱,在狗食里添加钙片。成年后的小白健壮灵动,体格明显好过其它同类型犬只,忠心耿耿地看家护院,深得我们的欢心。

十年前的劳动节,爷爷从姑姥爷家带回一只小型宠物狗。品种并不纯正,狗毛色纹如同奶牛,因而为之取名奶牛。它比小白更聪明,会开门、剥花生,卖萌献媚,讨人喜欢,还会跟在小白身后装腔作势。不过,它知道小白的大哥地位无从撼动,所以安安分分地扮演好小弟的角色。每当爷爷在厨房切肉的时候,它俩总会一前一后地闻香而往,小白安静地坐在爷爷腿边,眼巴巴望着他的手,奶牛则心急如焚地跳来跳去。爷爷必定会呵呵一笑,分别喂一块肉,并说“够了够了”。我们的剩饭都是它们哥俩的正餐,否则爷爷宁可自己少吃些,或者专为它们开小灶煮点面条。遇上这样的主人,绝对是小白和奶牛的福气;有这样的爷爷,绝对是我和藕妹的幸福——现在网上不是说会养宠物的男人最有爱吗?

幸福一直被嫉妒,爷爷的病情宛如晴空霹雳,给了这个家沉重一击。母亲说,养病期间,小白和他形影不离,那时它已经变成老白了,爷爷唤之“白娃”,仿佛它是一个人。爷爷辞世后,我赶回家,白娃一下子老得不成样,毛色暗淡,脱落甚多,而且瘦得皮包骨头,浑不似从前之健硕,见到我也不亲热,摇摇尾巴就远远躲开。我心疼地拿块肉塞到它嘴边,它只是闻闻,然后站起来有气无力的缓步而去。

没几天,母亲在小白的窝里发现它的尸体,一家人惋惜不已。从此,奶牛形单影只,告别王子一般的生活,靠奶奶照料。一年不到,未知何故不能便溺而亡。爷爷的宠物时代至此终结,它们继续生活在每位家人的记忆里,永远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