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储福金:仙龙瀑布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储福金 更新时间:2019/12/3 0:00:00 浏览:4005 评论:0  [更多...]


车停了,有当地干部在车下招呼大家,说是看仙安石林。其实只要向左边抬起头来,就能看到上面如指般形态各异的山峰,恍如被劈开一般,又劈得很有艺术,如树如林。沿着山峰下来依然是绿树层叠。

这一路,车行在海南保亭,11月时为深秋,这里的白天还是热的,只需穿短袖衣衫,车窗外,植被非常好,几乎没有疏阔处,满目青翠,遍是椰树、芭蕉树、槟榔树等热带雨林的植物。

当地干部领着往前走,听说是去看前面的仙龙瀑布,小瀑布,小瀑布,他说了两次。山色之中再加水色自然是美景,便一路跟着走,一路听着介绍,并一路问着路边生长着的树草名称。

看到山崖边,有着一棵引人注意的树,特异之处是那树干长得笔直,一直伸到高处。我知道,海南经常有台风,适应生存的法则,岛上的树都很有韧劲的,那椰树被风吹弯了身子,风停处,它又直起来,槟榔树也是如此。但经历了无数次的风吹弯曲,虽然依然直起身子,却不会长得太高,也不会长得太直了。眼前这么挺拔的树,显得出众。问起来,说是母生树。我知道这是当地人的说法,往往只是当地树名,到底学名是什么,就说不定了。后来又想到,既是母生树,那么是不是旁边有母树?也没有看到靠近有相近的树啊。忘了问一问了。

走了一段路,又看到一棵长得很直的树,只是树干细了一点,以为也是母生树,当地人说是小叶桉。桉树是大家熟悉的,听说桉树生长力强,往往会把周围土地的水分与养分都独吞,旁边的植物就衰了,不过眼下看到小叶桉旁边的树与草,依然是一片翠绿。

拐进一个路口,明显听着了水声,路上也有湿处。路坡下,一块块的田,长着种植的农作物。有人说那牵着连着枝叶的,是昨日饭桌上吃过的四棱豆。

走过一户农家,路往下去,便近了水,溪水淙淙,从山高处流下,在断崖处如小小的瀑布,在平缓处积成一湾清水塘,当地人说水里有鱼,是一种扁扁的石鳞鱼。

山路越来越难走,已不是路,只是在石块与碎石尖上行走。同行的年轻人走得快,我感受到自己的年龄了,一路有人护着,却又不想人护。要想快走,却也难。下到一个崖角,只见水从下泻落,想这便是小瀑布,只是太小了些。前面不见人影,转头看山,看映着水光的山,山色越发葱茏;看水,看落下的水,溅在石上,水珠晶亮晶亮。以往也曾看飞流直下的庐山瀑布,也曾看悬于山崖的黄果树瀑布,大与小是区别,却一样是从高处下落,大瀑布感受气势,小瀑布看得清明。

这就听到下面有人声,伸头看,有人在下面拍照。但实在看不到前面有下去的路,眼下是一个深深的陡坡。这个陡坡下面所看到的瀑布,也许便有直悬而下的感觉。四下找路去目的地,没有真正的路,发现他们应该是从旁边林子里攀着树下去的。我很难想象自己也能攀岩而下。我毕竟老了,以往要去一个地方,哪怕再艰难再疲惫,也会坚持走下去,“不到长城非好汉”嘛,别人能到的地方,自己也能到。就像自己的创作,年轻一点的时候,有无数作品的构思与规划,到了一定的年龄,才体会到能写的东西,已经是屈指可数的了。也提醒自己不要把年龄作借口,但生活与知识的积累,特别是精力与健康状况,都是有局限的。就像这一个个小的崖口,想冲出大的瀑布来,已没有这种可能。

坐下来,静下心来看眼前之景,这里水光映着树草之色,映着山色,映着天色,格外明净,这一片山中,只有我们,再无其他游人,格外幽静。这是一块没有开拓的景区,青山环抱,丛树茂林,溪口流瀑,一切自自然然,毫无人工之雕琢与堆积,是城市人很难看到的美景,并不比那些有名的景致差了多少。

一恍惚,再看那边水面上出现了一只鹅,生得甚是奇特,看壮硕的体型不像是野生的,但它从长长的嘴到半截额上都是纯黑的,不同于家鹅。它伸长脖子叫了一两声,像是召唤着同伴,却又不见草丛边走出另外的鹅。此鹅悠然自在地迈着小步,并不在意有人注视着它。它站在崖边浅水上,环着长颈在翅根处搓揉,感觉那水流得更清,更缓,更明亮。此山,此水,此鹅,还有那看而未看全可以想象的小瀑布,在我观赏的心境中,呈现着难得的景。

回去再经过农田,听到了一阵音乐,乐声悠悠扬扬,落进那瀑布中。人生所安,于安中得心、得静、得乐、得欣赏。这也是我这个年龄的人所安。


(储福金,作家,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曾获庄重文文学奖、小说选刊年度大奖、金短篇奖、紫金山文学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