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南山南:别有洞天

来源: 作者:朱湘山 更新时间:2019/7/27 0:00:00 浏览:427 评论:0  [更多...]


当你结束在三亚鹿回头公园的漫步,思绪还沉浸在美好的爱情传说之中时;当你告别天涯海角的巨石,耳畔还萦绕着当年流放孤臣的无奈叹息时;当你膜拜了海上观音,南山寺的悠扬钟声梵语离你渐行渐远时;当你抖落一身风尘,以为此行已将功德圆满时,有人告诉你,你还未曾见过真正的风景,它就在你的前方。此时此刻,你会怎么想?

是的,真正的风景确实在你的前方,它的名字叫大小洞天。那是具有近千年历史、琼崖第一的名胜古迹,不去那里,就像你心心念念地到了北京,却没看到天安门五星红旗在雄壮的国歌声中冉冉升起时的庄严和神圣,永远都挥不去心头的遗憾和惆怅。

这或许是在旅途的极度疲惫中南山福地给你的意外惊喜,或许是每个朝圣者要经受朝拜前的磨难苦旅,只有付出足够的虔诚和耐心,才能抵达智慧的彼岸。蓦然回首,人生旅途最为美妙的时刻瞬间展现在眼前。

记得还是女儿大三的春节期间,我和太太陪着女儿一起游历了大小洞天。沿途美不胜收又深邃悠远的景色,让我们这些常年在海南生活的人痴迷。回校以后,女儿先后写了《守望与苍凉》、《冰雪与火焰》两篇习作,被《今日海南》和《南方航空报》采用发表,看来,美好的洞天福地确能激发人的创作灵感。

后来,我又几次陪朋友去过那里,我们或林中漫步,或海边眺望,或沙滩驻足,或洞边徘徊,感悟竟如同电光石火,在思绪的旷野上闪烁跃动。

南山在三亚市西南40公里的海滨,小洞天就在南山的西南边。一块仿佛天外飞来的巨石上刺着小洞天三个字,在南海的波涛中倾诉着昨天的故事,在岁月的风烟中审视着今天的巨变。小洞天近在咫尺,大洞天的位置却众说纷纭,至今尚无人知,难道真的是佛法无边,仙踪难觅?或许是不识仙境真面目,只緣身在此洞中吧。

若论自然风景和人文景观的结合最震撼的地方,那一定是这里的大小洞天:右侧是恢宏的大海、激荡的浪潮,椰树掩映,海天空明。左边是绿色的瀑布自天而倾,垂帘万重,满目葱茏。山与海、林和泉、佛与道,都在这里和谐统一得令人沉醉。这些和谐的魅力糅合了深远的历史和文化意蕴,渗透在它的骨髓里,蕴含在它的历史中。

晚风轻拂,远方的大海神秘又浪漫,引发人的无限遐想。在无边无际的大海前方,人类更能认清自己的渺小:这里没有鹿回头的浪漫,也没有天涯海角的喧嚣,更没有南山寺的熙来攘往,唯一的特点就是不被打扰的静谧。除了涛声依旧外,一切都处在安静的世界中。佛家可以在这里随缘弘法,禅定归依,道家可以在这里抱德炀和、清静无为,回到自我性情的本真世界,于安详清幽间达到天人合一。据说在唐代天宝年间,著名的僧人鉴真法师第五次东渡日本遇险,漂流到小洞天这一带登陆,并于公元754年再次从这里起程,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到达日本。现在屹立在这里的大型雕塑,就是鉴真和尚第五次东渡时的情景。塑像高大凝重,表现出了一代高僧高远的志向,济破沧海的必胜信心和劫难余生的喜悦心情。我由此对小洞天附近散落在滩上的黑黝黝的礁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那有如星罗棋布般大大小小的礁石在喧嚣的浪花中沉默着,在潮起潮落的对话中等待着,每一块礁石都象个参禅的出家人,究竟哪一块石头是当年迎迂鉴真和尚登临此岸的护法者?哪一块石头又将是再次登临者的荣幸?

站在海边的大石头上,遥望大海,那些或被层层海波淹没,或被阵阵惊涛撞击的一块块礁石,仿佛一卷卷经文,一册册史籍,一轴轴丹青,在这并不宽阔也不绵长的沙滩上留下了布道者的寂寞与得道者的礼赞。海滩上罗列着一排排大蘑菇样的稻草伞,游客悠闲自在地躺在躺椅里,享受着洁净的阳光、海浪、海风和沙滩。我想起了赵朴初先生的诗句:不知何处有天涯,四季和风四季花。为爱晚霞餐海色,不辞坐占白鸥沙。

大小洞天是道教圣地,大唐高僧鉴真和尚和他的弟子们也能在这里设坛建寺,授徒传教,弘扬佛法,佛与道在这里得到了最完美的结合,后人能够在这山之极、海之南的洞天福地,与上古先贤美丽遇见,穿越万世千年。他们的思绪象一道道金色的阳光,射向浩瀚无际的宇宙,射向辽阔无边的海洋,融化自然和人世所有的冰雪和苦难。也许只有在这样的环境里,人们才能理解佛道两家的情怀和淡然。

据史料记载,鉴真法师在南山登陆后,曾在南山建寺,并在此地传经布道一年半之久,传说是得了南海观音的护持,终六次东渡日本获得成功,无独有偶,日本著名遣唐僧空海大和尚西渡求学,被台风所扰,竟然也漂至南山,也是在休整后,经泉州乃至长安,最终完成了遣唐使命,东渡和西渡都在这里终成正果,佛家历来视南山为福泽之地,那么到底是两位高憎福泽了南山?亦或是南山福泽了两位高僧?

传说归传说,不过南山的确是吉祥长寿之山。南山是座吉祥的山,在老百姓的心目中南山与长寿密切相关,是真正意义上的寿山。中国称作南山的地方很多,但大小洞天所在的南山却非常独特;其一,这是中国最南部的山,是名副其实,名正言顺的南山;其二,南山大小洞天被视为南海的"洞天福地""洞天福地"是道家隐居和修炼长生不老的地方,也是神仙真人之治所,是理想中长寿之地;其三,南山大小洞天一带集中分布有能活数千年的长寿树--被美喻为"南山不老松"的龙血树。龙血树属龙舌兰科常绿植物。白垩纪恐龙时代就已出现,被称为植物中的活化石,世界科教文组织列为保护树种。中国亦定其为珍稀濒危植物,属国家重点保护树种,主要分布于热带、亚热带林区。现今三亚各地 ,树种已濒临灭迹,但在南山大小洞天一带却郁郁葱葱达三万株之多,树龄逾千年的有两千多株,最长的竟在六千年以上。

福泽之地,养育千年古树;神足之山,氤氖万古精灵。人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南山确是长寿之乡,"寿比南山"在这里当之无愧。据第三次、第四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海南省的人口平均寿命最高,而三亚市的人口平均寿命为海南之冠,南山又居三亚之首,这一带九旬以上的寿星就有千人之多。

仿佛事先已有默契,游客们来这里后特别安静,很少大声喧哗,他们各自散落在沙滩上,面向大海,欣赏着南海深处层层涌来的浪花,在完成了悟道长旅后登临此岸的短暂片刻,默默不语地享受着天涯福地的黄昏。

天涯的黄昏姗姗来迟,天穹弥散着无与伦比的奇妙色彩:周边的瑰丽云霞汇成意象丰盈的图画,这纯粹的蓝,温馨的紫,朦胧的黄以及热烈的红,转瞬变化迭出,仿佛心灵深处的梦幻波荡。云朵有如翩翩孤舟,摇走了布道的僧人。霞光普度的南海更加苍茫而深沉,遥望天边,居然能体会到天人合一的境界,那一分坦然与空灵,一分宁静与祥和,都在这一刻忘我的境界中升华。

大唐盛世,鉴真法师与空海大和尚的东渡与西渡,已过去了一千多年。在这个玉成了东渡与西渡的南山福地,那一次不期然所遭遇的关于终极关怀的梵语对话,我们应该如何评说?东渡者的自信与西渡者的虔诚已然成就了昨天的故事。当匆匆忙忙的商业大潮把天理与人欲揽成了一团乱麻,毫不犹豫地充塞了现代人的所有空间后,才蓦然想起了人类原来还拥有一方精神的家园,那当然是一方无限广大而清幽的生存空间,却又是一方不容易进入的精神圣殿,至少需要如当年那样的东渡者的自信与西渡者的度诚。我想,如果真的有打算进入精神圣殿的门徒,大小洞天无疑是一扇半掩的柴扉。

旅行归来,心在天涯,大小洞天以它无与伦比的自然情愫和引人入胜的文化底蕴款款走进了我的心田。虽然只是脚步匆匆、浮光掠影的一览,但我相信重逢的那一天不会太远。上善若水,道法自然,人世无非出生入死,而不变的唯有洒脱的心境和追逐自由的浪漫情怀,以及在岁月轮回的机缘中,静待下一次的惊艳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