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彭桐:泸州成都诗十一首

来源:封面新闻 作者:彭桐 更新时间:2019/7/25 0:00:00 浏览:205 评论:0  [更多...]

》》泸州

机场不大,如娟秀的小楷写在山野的宣纸上
街道不宽,流成蜿蜒交错的条条小溪,随天籁起伏
来往的人与车,轻移着絮云的脚步
长江长,巧手织出的绸带系腰间,随风飘逸
港口深,古今船满载酒香,碧波犁出琴韵的金光
山水中的泸州,我一眼看中你的倩影
你是从江南走进西部腹地的清丽女子
持一支清欢的笔,捧一本久远的诗书,执一壶恒香的酒
和日月一起,看溪观云弹琴
眼波流动处
喧嚣的世界静下来
飞逝的时光慢下来


》》泸州念苏东坡

鸟乘兴而来,风含醉而至
到酒城寻你,我心如鸟  身如风
那年你们父子赴京,泸州作驿站
你三言两语,化解一场酒商的战争
酒是心结,亦是钥匙
感恩宴,赛诗连醉数日
你笔走龙蛇,邀明月卧花心
酒是诗引,也是梦境
返回15里接到你们的友人
已难觅踪迹和名字,可你停靠的码头
江水仍向堤岸打着醉拳,日夜鼓掌
酒是风雨,亦是骄阳
你最终东去赶考,名动京城,醉了神州
我就将西行成都,再约诗友,把酒言欢
酒是过去,也是未来


》》泸州致黄庭坚

相逢需要预谋  相遇无需理由
在泸州老窖博物馆与你巧遇
是酒城馈赠给我的酒礼
不管那石雕是否为本真的你
目光相触  如同对饮
仿佛连喝三杯国窖1573
飘飘然  醉如仙
多想回到你漫游的宋朝
和你凭窗沱江  看满街酒坊
挥笔天地  抒写豪情
梦中醒来  再阅一遍你的《山谷全书》
品酒业盛况  祈时光不老
哪知细看  伴枕的是一本《诗刊》


》》长江与沱江

穿城而过的长江与沱江
相汇于泸州的脊梁
正是这座城的两只有力臂膀
它俩还是大鹏展开的双翅
还是伟人对饮升腾的两股豪气
还是仙女束在腰间绸带飘飞的两翼
……
站在纯阳洞前展望
梦中的长江与梦外的沱江
契合成我的晶莹双眼
一只  望向幽幽的历史
一只  望向灿灿的未来


》》参观纯阳洞酒窖

入洞的门槛不低,需要净身
留下手机相机打火机,除去人体静电
绝缘一切容易冒火的东西
洞里藏着宝,更隐着谜
成千上万个密封大缸,泅在雾水阴气里
如手雷布阵,又像士兵列队操练
集体屏息,于静默无声中
火酝酿在他们眼和心底
我忘了,酒的品质在于窖藏时间的长度
只是想,当酒与思想激情碰撞
会燃起多高的火焰
一念至此,如做贼心虚般低头
随一群灭掉火星的诗人
踩着自己呼吸的影子
急速撤离


》》在泸州至成都的车上

窗外无风景,丰富在内心
当从各自的世界醒来
像细雨中两根藤的舌尖触碰
我和北京诗人董学仁谈世界
他比划着说要辨析书的优劣
读书要有获取什么营养的指导
他展示手机拍摄的梦幻老人
称所配几句妙语是读几千本书所结的果实
5个多小时的车程转眼结束
我感觉自己1.65米的身躯
已被他清淡的话语
压缩成一本有益世界的迷你书


》》游杜甫草堂

这是盛夏,仍回荡着秋风
风过花径和竹林,还在
掀动着茅屋屋顶
子美仍美,这个清瘦而倔强的老人
还在用诗笔
一遍遍地修补着他的居室
秋风扫除记忆,忘却愁苦
他甚至忘了,为何
要穿越到当今
向我们展示草堂的风骨


》》成都宽窄巷

两只船,并行在时间的河上
一艘巨轮,载着史上贵族
一条木船,挤满同代平民
用井巷遗存的泉水洗眼
我怀抱常心,定睛一看
船已凝固成新旧色彩相融的街道
贵族和平民,都被
贴着相同标签的当代人流取代
风过无痕,雨来有意
在后世人看来
宽与窄,富与贫
已无区别
就像生而为人
源自同一胚胎


》》夜游成都锦江

灯光里伸出艺术大师的手
对这片天地尽情创意涂抹
高耸楼房的无数窗口幻化满天星
垂挂又起伏的杨柳翔为五色雀
用眼睛看看美人般闪耀青春身段的江面
用手机忙不迭地拍摄魔法棒般的树干
不问时光如何随灯光渐次消逝
也不管清晨来临失去灯火装扮的景象
将给唯美心灵  带来多少喟叹
我和湖南诗人陈惠芳成顽皮孩子
在一幅画里
追逐细雨,捕捉夜的裙裾


》》大慈寺花语

不论日耀檐  月照壁
也不管有无缘客来
白的绣球、红的月季、黄的曼陀罗
比赛似地竞相盛开
在殿与殿之间、廊与廊之中
开成画框,开出诗意
开放出日常的盛宴,生命的奢华
缘何开不败,开不厌,年年开
满寺各路花神在风中微笑私语
一朵高过藏经殿门楣的荷花亮出清正的谜底
只因苏东坡先生
诗赞过她们的祖先
原来,那句“精妙冠世”
不仅针对寺中壁画
也是留给千年鲜花的偈语


》》成都东坡休闲公园

你赞誉大慈寺壁画的佳句
被放大刻写在步行街的照壁
你挥毫凝神的玉雕
挺立在瑞联路的船头
我如飞鸟扑进这个公园

寻不到你的生花墨宝
也找不到你的伟岸身影
只见一片绿意盎然的开阔地
高过头顶的成串花盛开
八角亭里一位老夫横笛
四角亭中一群老妇击鼓而歌
被阳光肆意涂抹的人,不畏冷热
为你名字激动的人,不计苦累
回首来处,鸟鸣中应有你的眉山乡音
寻你踪迹的奔波,自是一番快乐的折腾
在天府之国的梦里
我幸运成为那条笔直的东坡路
任车马喧,此生与你相依
恭候所有懂得闲情诗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