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杨献平:父与子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杨献平 更新时间:2019/6/24 0:00:00 浏览:399 评论:0  [更多...]

大约从两岁起,每次带儿子到酒泉或者其他地方,遇到乞讨者,我和妻子都要给儿子几元钱,让他送过去,并且嘱咐他要注意方式,包括表情和递给时的动作。那时候我的单位在西北的巴丹吉林沙漠,若不逢节假日,一家人很难得一起外出。每一次在街边看到不幸者,我和妻子都要儿子亲自去做点小善事。

这不能表明我们一家人有多善良,生活层次有多高。只觉得,鼓励儿子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尤其与人的和谐与互助,还有正确对待他人不幸的态度,才是最重要的。我年少时候在农村,家里穷,苦是必然的,除了父母和几位近亲,也没机会得到过其他人的施舍。即使成年以后,也有一段时间极端穷困,甚至可以用水深火热、暗无天日来形容。那时候,特别渴望得到别人的帮助。

但越是渴望,越是没有。

这世界真是仁慈,也真的没有绝人之心。几年后,我的经济条件稍微好转,但我和妻子也愿意教儿子那样做,并且一直坚持。时代这东西真是不可捉摸。在儿子成长的这个年代,尽管科技发达了,各方面极为便利,但也有一些美好的东西湮灭了,甚至被置换;可世上真正好的东西,比如人性之善美和真诚,总是会存在的、持久的,即使消失了,那也是短暂的,有朝一日,她们还会卷土重来。再者,人之为人,要想到,我之外,还有更多的人,虽然不相识,甚至有些隔膜,但为他人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又对自己无害,更是一种美好修为。

人世间,人的事,人类的事,说到底还是相互的、互助的。就我个人而言,这么多年来,几乎每个时刻都在接受他人的馈赠与帮助。除了自己的亲人,帮助我的人当中,有很多根本无求于我,甚至可以完全将我忽略,假如没有我这个朋友,他们会更轻松。

这使我时常觉得,尽管我一文不名,甚至有许多地方令人讨厌,但始终是有福的。我也想,对于儿子来说,不管他将来如何,成为怎样一个人,但他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即独立生存。一个男人,一旦置身于缺乏亲情维系与情感依赖的环境当中,又不得不面对波诡云谲的时代和生存,无论任何时候,具备一种宽容、悲悯、同情、理解之心,真诚与人相处,进而形成一种良好的个人品质,能够与人为善,团结合作,这一点,我相信在未来对于每个人都是重要的。

2010年底,我有幸调到成都,也是得益于他人的帮助。不久,妻儿也都从西北的沙漠来到了成都。大多数时间,一家人在一起,虽然环境相对陌生,但也其乐融融。儿子转学,每天下午放学回来,我就带他出去吃饭、或者散步。那时候,儿子还小,但很乖,想法很多,有时候很有趣,也很有见地。几年时间,成都的大街上,我和儿子,手拉手,肩并肩,在人头攒动的闹市和清静的寺庙后院,一次次地步行,也会说一些话。比如对某些事情的看法,两个人轮流发表意见。儿子所说,总是出我意料。我也想到,当代的孩子们得益于信息时代,其眼光和思想都是具有开放性的,也总能站在更高的角度去看和想一些问题,这是我们的成长年代无可比拟的。

有一次,我带儿子一起到洛阳路一家餐馆吃牛肉面。那家面馆是来自甘肃的一家人开的,面做得还算地道。我要了一碗揪叶子,儿子要了一碗红烧牛肉面。我又给他加了一小碟牛肉。父子二人吃完,又到家乐福买文具。走到青龙巷,忽然听到一阵悠扬却又有点悲凉的二胡声。随即看到两个男人,其中一个壮实高大;另一个腰身佝偻,几近伏地。身材壮实者眼盲,拉二胡,腰身佝偻者一只手拉着他那污脏发黑的后衣角,头和脸几乎弯曲到了壮实者的膝盖,一只手端着一只铝盆子。

我和儿子站住。儿子仰头看了看我,我也看了看他。我掏出五块钱,递给儿子;儿子走过去,放在那面盆子里。

然后回到我面前说,爸,都是一块一块的。

我嗯了一声。

回来路上,父子俩聊天。儿子说他看过我写的几本书。我笑笑。儿子可能觉得我有点不相信,一边走一边说,他觉得我写的那些文章都是真实的。其中的人物,既很可怜又很可悲。儿子说,世界上这么多人,可是每个人都不一样。有些人完全不可以理解,但他们也是人。有句话说,爱恨交加。大致是可以表达这一个复杂的情感吧。我点点头,抚摸了一下儿子的脑袋,又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儿子,你说的很好。很多时候,老爸也是这样想的。

儿子又说,其实还是教育的事儿。读书是一件可以改变人的素质的事情。古代的那些书生,虽然可以通过考试(科举)来实现人生理想,可是,他们仅仅是实现了自己个人的那种理想,能够为更多人做事的,还是很少。现在不同了,一个人可以走遍世界,联络和认识更多的人,去做某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情,比如科学研究……听到这里,我一把把儿子抱在怀里,眼泪悬悬欲掉。

过了马路,儿子又对我说,老爸,其实当作家不好,因为,作家就只能告诉别人已经发生了的事,不能把未来的事情说清楚。我笑了一下,问他未来有哪些事情发生。儿子神情严肃地看着我说,在未来,人可能就不像人了。你看科技发展多快,以后的人,借助科技多了,就成了科技人。还有,人以后可能都会很孤独。

我惊诧,儿子才十一岁,怎么会想到这些问题呢?而且说得比我还深刻。我再次抱住儿子,想对他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说。我知道我不能否认儿子刚才说的话,他说的那些,很多已经得到验证。儿子又说:老爸,要像现在这么发展,肯定是好事,可也会有一些不好的出现。可是,人类总是有办法的,就像你们这一代不能解决的,我们这一代说不定就轻松搞定了。我呵呵笑了起来,牵着儿子的手不由地加了一把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