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初夏:烟云细散日西斜,月影萧疏透绛纱

来源: 作者:王绍叶 更新时间:2019/3/14 0:00:00 浏览:213 评论:0  [更多...]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一曲熟悉的台湾歌谣《童年》,把我带回了夏天。恰逢周日,赋闲在家,午后悠悠地传来童年的谣曲,伴随着蝉鸣,扑入我满是幽绿的窗口。在南国蔚蓝的天空下,已经明显品尝到初夏的味道,似乎和煦的熏风里,也带着青草的味道,带着欢快的紫色铃声,好像在对我说,夏天真好。

     在初夏正午的阳光下,我坐在属于我的阳台,慵懒的身体,彷佛做着猫一般的梦,酣眠在舒缓温暖的空气里。阳光斜着照进来,在我的周身投下无数跳跃的影子,象游嬉的童子。仰首看看舒卷的白云,缓缓地在空中漫步,象云中僧漫游仙境。感觉人间难得这样的安逸宁静,仿佛时间在这一刻已是停止的。而我,也把自己和喧嚣的人境隔绝开来。

     不觉,竟在阳台躺椅上睡着了。朦胧中似乎感到有一小团温软的东西触及脚尖,低下头去,看到一双澄澈透明的眼睛,带些企盼的望着我。原来是女儿从邻居处抱来一只小狗,不觉微笑了,轻轻抱起它,一边用手指挠它脖子上的小白毛逗它,一边把它举高,用鼻子去顶它的鼻子。它微微眯下眼睛,然后飞快的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要来舔我。纵是淘气,也满脸娇憨无辜的表情。

     我本不喜欢宠物的,觉得那是有闲阶级的玩意儿,而这时,我却有一种和另类特别亲近和亲的感觉,那是在和人相处而无法获得的。似乎自己回到乡下,徜徉于绿色野地里,和野禽百兽为群。因而,也真正体验了一种在大自然怀抱里,接受明媚阳光的温柔抚慰,接受万物的融和,将心灵恣意放飞的惬意。

     也许这就是初夏的味道,是把对美好事物的热烈向往,融入居家日子的小谣曲,是深切感悟美好生活的深呼吸,是对仁慈造物主恩泽的由衷感恩。由此,我已经做了决定,为了不辜负今年的夏天,我将利用年休时间,去作一次远游,和大自然来一次亲密的接触,了却我多年的夙愿。有人说,旅行是诗,一切将在拘谨世故中秘藏的浪漫尽情发露出来,是把人从旧环境所拥抱的颓废中脱出,何况在万物潇洒的夏天?

     说到夏天,最令人难忘的便是垂钓了。离开农村之前,垂钓成为我最喜欢的消遣,也是最充满乐趣的活动,故乡那些河涌、池塘,便成为我夏天里的乌托邦。在假日里,邀上几个伙伴,提着钓竿,奔水边去。正是稻花飘香的季节,田野里一片碧绿,令人神怡。河涌里水涨的满溢,清涟涟的水中,时而有鱼儿欢跃。我们静静地坐在水边,只有偶尔钓到鱼儿,才发出高兴的叫喊声。

     我们的垂钓,一般都是从早到晚,待到夜幕降临,也不舍得回家。于是,便在岸边燃起篝火,把鱼放在火里烤。火光里,我们的笑脸是那么幸福无忧,不一会,空气里便弥漫着浓浓的鱼香味,我们便吃着,笑着,耳边不时传来蛙鸣声。这般情景,也许就是古诗里描写的:晚村斜照弄新亭,倩影波光鱼戏声;最是此时能消夏,且开朱牖候蛙鸣。

     夏天的夜晚,气氛总是有些妖魅。从我的窗口望去,城市的霓虹,把天空泼染的很是妖娆迷人。但这种气氛似乎与我总有些隔阂,已经好久没有感受那种霓虹之下的灯红酒绿了。我还是怀念乡村的夏夜,虽然她是那么单调,缺乏色彩,但却象黑白木刻一样,那么隽永,令人回味无穷。

     直到现在,一闭上眼,眼前便闪现那月下的小树林,有啄木鸟和猫头鹰的叫声,从那里面传出来,给乡村送来神秘的宁静。萤火在绕着村边,撑灯结群而游。在灯火隐约的村场上,人们都席地纳凉,而我们这些小儿正在围着老者,听他讲那些人间的、鬼蜮的故事。而在我印象里,最恐怖的莫过于吊鬼的故事,听了之后令人毛骨悚然,以至于不敢摸过黑黑的巷道回家。

     悠悠的夏日,我便从烟云细散日西斜,直到月影萧疏透绛纱,细细地感受、遐想着夏天的一切,有如夏夜中月光投下的长长的影子。而我也在动静之间,往昔和今日之间,感念着生活和节季,给我带来的欣喜和幽怨;只愿胸臆在文字里流淌,静静地,不吵醒往事,和身边的人们。

     此时,所有的喧闹都已经停歇,所有的繁华都已沉入黑暗。只是夜里的嘁嘁切切、絮絮叨叨,却听得格外分明。好多日子都成了往事,好多人们都在聚了又散,散了又聚,就象夏天来了,又要走,明年是否能相逢?也许我们能做的,或许只能象有人说的:一粒沙子是一片沙漠,一片沙漠是一粒沙子;世界在你的眼里,你在世界的心中,那么,现在就让我们沉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