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行走在羊山腹地(组诗)

来源: 作者:森森 更新时间:2019/3/12 0:00:00 浏览:314 评论:0  [更多...]

进石头村

 

最初引起我惊奇的

是面前无处不在的黑色石头
这些千万年前火山岩浆留下来的产物
棱角分明,满身疤痕
它们被砌成一座座房子,垒成一堵堵围墙
更多的被埋在地下,或露出半截身子
在村巷内,我仿佛进入了石头阵
那些站立的、卧躺的、蹲坐的
石门,石凳,石臼,石磨,石碑,石雕
让石头复活,以另一种形态点缀人间
当我把手贴在粗糙的石面上
我看到在漫长的过程中,火慢慢地熄灭
那奔腾的血脉早已融入这片土地
成了地下甘冽的泉水
成了石缝里倔强地生长的草木
成了繁衍不息勤劳质朴的乡野村民
在一个夏日午后,我走进石头村
在充满古意的绿色中
我心安神定,仿佛归来

 

 

在洋溶村

 

在洋溶村我见到了水
到处都是水。一口古井,幽深,水溢出井沿
村口的门牌上,左右各挂八滴水
洋溢洪波滢濡海瀚溶流漾浪浞泽河洲
我没有细品水的味道
因为我感觉到四面八方的水
在天上,在地上,在树上,在瓦上
稻田里,石头里,历史里,故事里
这被水孕育的村庄,一定还有一些船只
摇摆着,开出了天际
而树荫下,乡民们灿烂的笑容,就是漫天的水
荡漾的波纹

 

 

洋溶精卫庙

 

庙在水边,红墙黄瓦
在羊山地区众多的庙宇中,并不起眼
看完碑记,我不入庙,而去看水
一个面积不大的水塘
波光粼粼,水草丛生,石头凸显,不知深浅
却张开大口,吞噬了众多投水之人
精卫填海,亦能填塘。树枝与石头,果然
在水里堆出生路,溺亡者绝
天下的庙,总是人间苦难的药方
这矮小的庙宇,守在塘边,高出水面
像一把铁锁,锁住了入水之路
又像是一剂膏药,贴在大地伤痛之上
环顾四周,我竟然看到那些水,飞了起来
绕着我,绕着每个人,我抬起头
满天飞翔的精卫鸟
有人看得见,有人看不见


(注:精卫庙位于海口市龙塘镇洋榕村,古时候为避免出嫁女投水自尽而建的镇妖驱邪祈福求安之庙。)


美味河蛇桥


风从水上来,与我在石阶相遇

老树葱茏,野草漫过石门残壁,尽是古意
我沿阶而下,犹如走进时光隧道
一阶就是十年,五百多年的光阴,白驹过隙
初春水瘦,藏了一冬的石桥,现出真身
它静卧河面,弯曲如蛇,褐色的背脊
驮着周边的农人来来去去
几条靠岸的小舟,像受委屈的孩子,没精打采
此时对岸的田洋,已被春风洗绿
这种水涨泛舟、水退则桥的劳作场景
让藏在半山腰树丛中的石碑,迟迟不肯老去
仿佛当年忧民的丘濬,仍在翘首张望
只有那些不起眼的石头,缺了耐心
不时滚到了河边,在静寂中
图个回响

注:美味河石桥位于海南南渡江边国仓村,弯曲狭长,像一条长蛇伏卧河面,故被称之蛇桥。明文渊阁大学士丘濬曾在此调解民间纠纷,造福于民,其事迹被记于石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