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阅读分享

李元胜:美丽的考察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李元胜 更新时间:2019/1/9 0:00:00 浏览:1323 评论:0  [更多...]

在宾馆院内,就感觉到有点不妙。当时是在院内散步,无意中撞见一条蜥蜴偷袭一只硕大的螽斯,赶紧回屋取了相机跟去。蜥蜴即使在吃东西的时候,也是很敏感的。它径直钻进了一堆杂草里,我轻手轻脚围着这堆杂草转,想找一个好角度。极偶然地,我眼睛的余光,发现鞋上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定睛一看,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两只脚上都沾满了细小的旱蚂蟥,全部在一伸一缩地往上爬。我大叫了一声,跑到院子里一阵跺脚。  

“你这样没用。”一个路过的女服务员笑着说。她蹲下来,教我如何一根一根地捉走旱蚂蟥。我们在五指山的冒险之旅就这样开始了。  

很奇怪,我们把宾馆草地角落有旱蚂蟥,当成了一个偶然的状况,因为那一带确实有点积水,比较湿。也没有仔细向当地人请教关于旱蚂蟥的问题。这样的大意使我们后来吃够了苦头。  

以无知者的无畏,我们穿行在五指山的大道小路之外的草丛中,直到,我们再次发现身上有旱蚂蟥时,既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时候爬上来的,也不知道它们吸了多少血。  

和同伴相比,我算是中弹较轻的,身上取下来七条旱蚂蟥,三处很难止血的伤口。他更惨,伤口更多。他走过的小路上,一路都有血迹。  

最恐怖的一次,是当天晚上,他在草丛中寻找竹节虫,几分钟的时间,袜子上布满了一层蚂蟥。这个从不害怕毒蛇或毒虫的人,也忍不住惊恐地大叫数声。我们开始意识到雨季五指山旱蚂蟥的严重性。几乎只要是有草丛树丛的地方,就有无数的旱蚂蟥。而另一个问题是,我们想寻找的昆虫,几乎都在草丛树丛中。  

为了判断在草丛中停留多长时间,旱蚂蟥会上鞋,第二天上午,我们在草丛中的空地蹲了下来,观察旱蚂蟥是如何靠近我们的。看到的情形让我们浑身起鸡皮疙瘩:不是一条两条,甚至不是几十条,以我们视野所见,几十米内的旱蚂蟥数以百计地一伸一缩地爬过来。而我们移动时,它们会挺起身躯,判断我们的位置,一旦我们停下来,它们就迅速地调整方向,继续靠近。  

现在想起来,我挺佩服自己的,就在那样的围追堵截中,我们一样地穿行在丛林中,上山,下溪沟,没有打算从五指山撤退。而五指山也给了我们极大的回报。  

最让人惊喜的发现,莫过于借助灯诱,发现了两种叶公式。其中的中华丽叶公式是雄性,它长得有帝王的气象,身体看上去像一片骄傲的黄叶,喜欢呆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有触角,极细微地抖动着,捕捉着空气中的信息。难怪叶公式又被称为叶子虫。同行的分类学家激动万分,因为这个物种目前只有一个雌性标本,这是首次发现它的雄性。显然,还没有人拍到过中华丽叶公式雄性的照片。  

另一种同叶公式,其实也长得很漂亮,我围着它转了很多圈,拍了很久。  

在五指山的几天考察中,我个人最偏爱的物种,是在溪边发现的丽拟丝蟌。  

那也是一次冒险探索的收获,到溪边的路被草丛簇拥着,我是硬着头皮,作好了无数旱蚂蟥上身的思想准备,独自前行的。还好,有惊无险,到达溪边后,我清理全身,只发现一条旱蚂蟥。而五指山雨季的溪边真是梦幻一样的地方。美丽得能让人屏住呼吸的丽拟丝蟌三三两两,从容盘旋在水流上面,寻找着蚊虫。它的两对翅膀,一对透明,一对黑色配橙色斑。哑铃形的头部,前沿是鲜艳的蓝色。这件关于色彩的大胆、奢侈的设计作品,和我们一样呼吸着空气,这太不可思议了。  

梦幻般的溪边,并不只是丽拟丝蟌。在长满青苔的石壁和树干上,隐藏着很多螳螂和蜢科昆虫。如果只是漫不经心地一眼扫过去,或许你看到的是带点绿色的树干。但是如果你有耐心,凝神不动,那些看似平面的背景就会细微地动起来。你会看到一只、两只、三只……更多的螳螂。  

让我没想到的是,溪边的灌木上,居然停着很多虎甲。我倒是在晚上,发现过在树叶上休息的虎甲,但谁能想到,上午的光线里,这些虎甲不去沙滩上找蚂蚁,却只顾呆在各式各样的树叶上发呆。  

在五指山我们拍到的有趣昆虫远不止于此,触角超长的长角象,长得孔武有力的螳蛉……在五指山,有着如此众多的美丽物种,难缠的蚂蟥又算得了什么呢?  

是的,算不了什么,我们后来打听到了各种对付他们的办法,在袜子上洒上洗衣粉,在鞋上抹风油精,把裤脚把衬衣结实地扎起来——我们不像是逍遥拍摄昆虫的人,如果再加一个头罩,我们一定像是要去灌木丛中捅马蜂窝的人。而且,五指山的马蜂窝还真的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