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人在路上:行脚的不一定是僧

来源: 作者:王绍叶 更新时间:2019/1/8 0:00:00 浏览:1274 评论:0  [更多...]

海南岛上,尤其是到了冬天,到处可见异地的老人,他们都是来过冬的,人称候鸟族。其中,也有一些老人不当候鸟了,干脆住了下来。即使到了耄耋之年,他们也没有叶落归根的心愿,大有乐不思蜀的意思。最近,便遇见一位来自北京的老人,今年八十了,身体硬朗得让我羡慕。每天晚上,他一个人骑着单车,黑灯瞎火地跑了十几里路,来教一帮人练气功。

开始时,我只是站在边上瞧着,最后,也跟着学了起来。熟了以后,便跟他唠起了嗑。知道他在北京儿女子孙满堂,但在几年前,却和老伴儿两个人跑到海南来,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他们没有钱买房,也不能住进条件较好的候鸟公寓,而是每月花几百元钱,租住在民居里。我跟他谈起他的故地,他却如数家珍,从儿时的紫禁城,到现在的北京,都一一道来。

我问他,不想家人么,或者和他们处得不好么?他说,都不是,他们天天挂念我们,巴不得我们马上就回去。我又问,那是因为北京气候不好么?他答,也不全是,在这里住的时间长了,便有了感情,更主要的,这里有了更多的友爱和快乐。这里有几十个人跟着他学气功,而他全是免费教他们的,但他却获得了更多的尊敬和爱戴。是的,生命的快乐永远在路上。

他爱故地北京,也喜欢寄居的海南,不管在哪里,只要有爱,有快乐就是家。还有一位是来自山东的老头儿,是帮人家看自行车、电动车的。最近,我为了锻炼身体,突发奇想,在他那里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跑车,也成了他的相识。从他那里知道,儿女在十几年前就到了海南创业,现在都成了老板了。他和老伴儿是前年从老家过来的,他的家几乎都搬到这里来了。

本来,儿女们是让他来享清福的,他却不甘寂寞,自食其力地当起了看车的更夫。他感概地说,想不到快要埋入黄土的人,又背井离乡,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可是现在,人们都习以为常了。我想,那些老者,之所以在古稀之年,还行走在远离故乡的土地上,那是因为有爱陪伴着他们,让他们感着故里般的温暖,热土般的亲切。一路同行的人们,尽是祈福。

正如张晓风说的,一路行去,穿一袭别人送的羊毛衣,着一只别人赠的旧鞋,三月已渐破二月而来,一襟旧衣足堪挡风,两眼酸涩犹可忍泪。在他们看来,所谓天涯之遥,也无非是把一只脚,不断地去放在另一只脚的前面而已。我想起了百衲衣的风俗,曾听祖母说过,在过去的年代里,那些常生病遭灾的小孩儿,就应该吃千家饭,穿百衲衣,方能祛病化灾、而长命百岁。

就是要到各家去收集碎布,回来做成百衲衣,让孩子穿着,代表着百家的祝福;或者登门到各家去吃饭,多了便成了千家饭,象征着千家万户的养的,便得到大家的保佑。确实,我们无论生活在哪里,哪怕是一朝一夕的停顿,都需要别人的祝福,帮助或者爱戴,而当我们一路行去,便需要在众人祝福中成行,在那一缝一摺、一饭一甑中全是爱,尽是满溢的关怀。

后来,我从一位民俗学家那里知道,在穿百衲衣、吃千家饭的风俗中,还有一种还情的说法。按照风俗习惯,穿百衲衣、吃千家饭的孩子长大以后,父母或者孩子,都要向当年讨过布、吃过饭的人家还情的。其实,我们每个人在人生旅途上,都会或多或少地,得到过生活的馈赠、命运的庇护,和社会的恩泽援助。那么,我们就不应该忘记报答,或是忘了回馈。

只要我们抱着这样的心情上路,不管是在哪里,我们都不会感到寂寞,不会感到陌生,或者歧路伤怀的。就象张晓风所说,上帝不会不帮助一个自助的人,我该管的是,我有没有倾我所能的奉献;我该急于知道自己的是,不是纯洁无暇,无愧于日日承受的天恩人惠。人在路上,总有太多无法承载的爱,陆陆续续一直都有人为我们奉献,那些令人哽咽的爱。

一位悟者说,人在路上,行脚的不一定是僧。行脚是不得不的渐行渐远,直到找到一个足够疏离的距离,足够高远的高度,才稍微能够一瞥自己,以及这个世界的更多面向。是的,我的意思是,当我和世界,深深纠缠在一起的时候,我既不了解自己,也不了解这个世界。只有寻访、参问,才能参悟那些生死之大义、天道和人伦,都一一去觅个究竟,看个明白。

我就想,那些游离于故地的老者,他们也该是行脚的俗僧吧。行脚并不是旅行,因为山山水水不是目的,即使我们必须经历它们,而且,也绝对不会错过一次尽情的浏览。但是当借阅了别处的风景与人生,再借问了他人的领悟和实证之后,最终需要穿越的,是自己内心的沟沟壑壑;而需要找到的,是心灵的暗礁与险滩。这是一个上下求索、左右奔突的过程。

唯有行走,才能觅得人生的答案;唯有行走,才是人的家园。在生命里,在旅途中,我们会看到多少张脸孔?我们也许只知道,在这个世界里有无数张脸孔,但不知道,每一张脸孔后面,都有着怎样的一个世界?曾经注视或是被注视,我们都一言不发地,擦身而过。因此,而错失了多少个神秘的世界?我们象是永恒的异乡人,在世界的边缘漂泊,等待着爱的召唤或祝福。

唯有在远方,才能让我们回到,那个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地方。我们走了那么久,又那么远,那么疲惫,也许只是为了找回到,那失散许久的心灵童年。我们之所以出发,就是为了离开我们,所熟悉的参考点,去重新寻找关于幸福安宁、关于爱情或亲情。离开了熟悉的一切,也许我们才能够获得最终的答案,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我们需要怎样生命最后的归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