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阿福:系当村语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阿福 更新时间:2018/12/23 0:00:00 浏览:3073 评论:0  [更多...]


国庆节前,应朋友之邀,我去了热作两院西边大成镇境内一个叫“系当村”的地方采风。在该村村头,有一处方圆二十几亩的原始森林群落,这令我惊奇不已。

在海南西部,霸王岭和尖峰岭皆属陡峭的森林带,险峻高耸,直插蓝天。而这系当村,则是一片平原,平缓舒展,亲吻着大地。

这片森林,大小稀有古树有数百种,树龄也是数百上千年。红豆杉、见血封喉、土檀、桂木……树种珍贵,间藏有各种鸟类昆虫,因数量繁多,甚至当地村民也不知其名。森林挨着村落,人与自然连成一片,共享一个幽静的栖息地。整片山林没有人行小道,落叶覆盖的地面,阴湿、酥软而有弹性,走在上面深一脚浅一脚如入无人之境。森林茂密,树势苍劲,清凉的风从绿叶中缓缓吹过,原始森林与世隔绝的气息便笼罩了整个村庄,人的呼吸都不自觉地添了野性。我在村中站定,仰观,古树参天,遮天蔽日;平视,则树木障眼,不知远近。鸟叫虫鸣的声音合成在远处,又渐渐落在头顶的树上,轻盈又清脆。阳光从树枝绿叶间投射下来,有斑斓的光,才知道山外有天,天变得很远很小。

恰好没有人烟,那隆起的树根和蔓延的野藤,纵横交错如蛟龙自由盘绕;那粗壮挺拔的大树与树荫下的小枝丫如影随形,不离不弃。黄昏时分,早出晚归的山鸟,从稻田那边唱着欢歌飞回山林,吱吱喳喳,在山的怀抱中尽情撒娇。

村里的老人说,这片山林是他们的风水山,名叫“榕头山”。原先有一棵大榕树,长势茂盛,根须发达,独木成林。这棵榕树像龙一样舞着身段向邻村榔麦村伸长,并落地生根。系当村和榔麦村的村民都姓“符”,同根同祖同姓,两村相隔不过三百米。树通人性,一棵榕树把两个村庄紧紧地连在一起,世代和睦相处。

我没有深究系当村中“系当”二字的原由,但一个“系”字还了得!系了就有割不断的血脉;一个“当”字也了得,当之无愧的守林人。

没有任何组织倡导,两村祖祖辈辈和睦相处,眷恋和守护着这片山林。即便在其它村盛行“以木换粮”的艰难年代,他们宁可挨饿受苦,也绝不背叛和出卖山林,更不允许外人冒犯。曾有一个时期,城市里大搞移树造景,为了暴利商家到农村疯狂地购买古树。而当时系当村和榔麦村的村民,可谓严防死守,人在树在,使那片蓝天下的古树依然挺拔,一滴血也没流。那些寄生树木呈绞杀之威的藤,也被村民决然砍断,让每一棵树木自由生长。世代村民,尽管贫困,却让山林富饶。每次台风来袭,都被山林挡在村外,民护山,山护民,唇齿相依,命运相连,诠释他们生生不息的生命。山村僻静,似乎连标语口号都没有。清晨、黄昏,离山很近的袅袅炊烟,升腾起娴静与悠然的气象,与那片静谧的山林构成一幅喧哗合围之中的山野景致。

明朝符南蛇起义失败后,义军逃亡至此山休养生息,繁衍后代。当年义军练武的石墪仍在村头的大树底下守望村口,目睹过往的历史。在山林东面约三百米,系当村和榔麦村的村民自筹资金建起了“符南王纪念堂”,香火鼎盛,以纪念这位为民除害,多智善谋,英勇无畏的首领。山在系当村,庙在榔麦村,山在西有森林,庙在东有人物,两村隔田相望,亲如一家。村民世代秉承符南蛇扶弱济贫之大义,互相帮扶,共同祈祷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之年景。

琼崖纵队也曾在这片山林藏身,琼崖纵队二十三年红旗不倒的星火在这里闪着光、续着火。有的大树还留下与敌作战的弹孔,有的队员牺牲于此,与参天大树共日月、沐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