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段万义 : “没事”阿姨

来源: 作者:段万义 更新时间:2018/12/23 0:00:00 浏览:3056 评论:0  [更多...]


乐东这地方,有一种奇特的魔力,远道而来的人,会不知觉地沦陷于一颗腰果的香酥,一粒晶盐的圣洁,以及在尖峰岭行走的那些缓慢时光。看山外暑意,像顽皮的孩童在久闹后渐次散去。傍晚的尖峰岭,随着光缓缓瘦去,慢慢变得宁静。那亲近天际的主峰,依然坚挺成一种独特的姿态,有若隐若现的云陪伴,仿佛一枚流动的诗歌在翩然。车停山麓,我们几人好不容易安顿好,开始了寻食之旅,希望能逢着传说中的走地鸡,还可好好逍遥于一碗农家自酿的山兰酒中。 

旅程刚刚开始,我们就一头扎进了小小的农贸市场,与日用小店一位姓吉的阿姨结了缘。“阿姨,你们这儿能买到那种散养的土鸡或者走地鸡吗?”我们试探性地询问,阿姨爽快回答:“有啊,不过要等明天早上再来我这里拿!”“现在有吗?我们还没吃饭,来这里就想尝尝纯正的乡土味道。”阿姨听后,脸上露出一丝怜惜,说:“哦,没事,那你们跟我去家门口抓鸡吧!”像是相约好了似的,阿姨跨上电动车,载着我,一调头便驶出了市场。我说小店的门未关,阿姨就两个字:没事。 

到达目的地,吉阿姨很快烧上开水。屋内没有像样的厨具,看得出她不在此做饭已经有些时日了。对此,她也不避忌,说家早被大儿子搬到较远的地方去了。她的一日三餐有时是大儿子送来,孩子们忙时,她就自己在小店吃快餐。趁烧水的空档,吉阿姨开始抓鸡了,口中念着“给你们抓只肉多点的”,只见她稍稍静立,纵身一抓,右手像闪电般在空中划下了一道弧线,一只大大的正归巢的走地鸡就控制在她手中。其速度和精准度,并非一日之功,看得我目瞪口呆,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位年近60岁的普通农妇。 

拔鸡毛应是复杂之事。但是,吉阿姨说:“没事,我们农村人经常做,你们城里人肯定不习惯,我干脆替你们拔了。”她一边拔,一边让我看看她家的瓶瓶罐罐。整个正屋里,左右两边一字排开,有的是酸菜,更多的是山兰酒。见到山兰酒,我喜出望外,马上问:“吉阿姨,这些都是您自己酿的吗?”“是啊,现在村里年轻人都不愿干这活,我就多酿了些,他们都会到我这里来打酒。”“能卖点给我吗?”“可以啊,没事,等下我给你灌两瓶。”阿姨还提醒我,别小瞧这种米酒,切不可急饮与贪杯,否则很容易醉。 

闲聊中,得知吉阿姨是黎族人,有两个孩子远在深圳工作。吉阿姨一直努力供儿女读书,常常鼓励孩子们去外面闯荡。问及让孩去外面闯荡的初衷,她说:“没事,不试试怎么知道,混不下去了就回来呗,至少家里还有阿妈在。”我问她,儿子娶外地媳妇能否接受。她笑笑:“没事,只要他们幸福,我都喜欢!”她前些年以小额贷款办了个养猪场,现由大儿子夫妻专管,而她自己后来经营起了这个日用品小店。 

吉阿姨的人生有许多坎坷,她36岁守寡,那时大儿子只有13岁,小的仅6岁。我感叹她生活不易,她却一脸云淡风轻:“没事,孩子们既能干又孝顺,大家一起努力,日子只会越来越好!” 

说话间,吉阿姨三下五除二地就把土鸡弄好洗干净了,山兰酒也已准备妥当。尔后,她又用电动车载着我去寻找加工点。这样的服务我始料未及,只得连连道谢。吉阿姨却很轻松地来了句:“没事,出门在外,谁不需要帮个忙的。”那时天色已暗,有的加工点已打烊。找了很久,仍无着落,突然,吉阿姨使劲地拍了拍脑门,说:“走,去我村里的夜间烧烤店。”我们于是原路返回。山间的夜风钻进了衣服,我却不觉有寒意。到了村里的夜间烧烤店,我如愿尝到了原汁原味的乐东本地鸡。而吉阿姨因为陪我寻找加工点,不得不暂停小店的生意。 

夜了,吉阿姨将我送回住处。她对我执意要付的服务费坚决不收,还特别豪爽地来了一句:“没事,不用谢,这几天在附近游玩时需要帮忙的,尽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