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传统文化之光照亮民族复兴之路——十八大以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述评
  • 诗人席慕蓉:我是故乡这门课的“旁听生”
  • 朱天心:我依然抗拒不舒服的现实
  • 1
  • 2
  • 3

更多»文坛焦点

语言猛兽出没:9月号《人民文学》首发莫言最新戏曲剧本、组诗
“锤子凿子,叮叮当当/ 石片飞溅,目光荒凉/ 爷爷提醒过我:看狗拉屎也不看/打石头的”——你读过小说家莫言写的长诗吗?眼下,国内首位诺奖得主莫言全面“复出”。除了最新短篇小说将亮相九月中旬的第五期《收获》,新鲜出炉的今年九月号《人民文学》杂志上,首次开设的“莫言新作”专栏尤为吸人眼球,最新戏曲文学剧本《锦衣》、组诗《七星曜我》无不展示了作家莫言在不同文学体裁上的尝试、跳跃。

主办刊物

  • 天涯
  • 海拔
  • 新海岸
  • 南海潮

更多»访谈

朱天心:我依然抗拒不舒服的现实
朱天心已经59岁了,齐颈的头发服帖着面颊,外围有些蓬松。说话声软糯,配上尚未下的纱巾,活脱一个年近耳顺的温和妇人。软糯的声音里是坚硬的核,她言辞恳切,依然保持着年少时的愤怒,亦毫不避讳对叛逆的珍视。她忧心忡忡,谈论着文学进入了最差的时代,又为其开解,称这或许是好事,从此不管往哪方面走都是好的。她渴望多元,试图为弱势群体发声——她一直在坚持动物保护活动。核埋在这些物事中间,如同她的哮喘一样形影不离:不认同世界的主流价值观,拥有自我主张与意见,抗拒不

近期关注

网络文学:孤独写作与阅读的时代一去不返了
2016年年末,中国网络文学用户已达3.33亿人,占网民总数的45.6%,其中手机网络文学用户已达3.04亿人——1998年,当蔡智恒以痞子蔡的笔名在网上发表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时,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网络文学尚是新鲜事物。到了2016年年末,据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中国的网络文学用户规模已达3.33亿。与此同时,在文学网站注册的作者人数早已超过200万。……[查看详细]
广告图